传播土家族文化
传承土家族文明
传递土家族信息
传播土家族文化
传承土家族文明
传递土家族信息

二嘎公走人户(二)

时间:2020-03-20 15:28:58来源:土家族文化网作者:罗福东 刘波

那天二嘎婆背了几斤干海椒,还有几十个鸡蛋去活龙坪敢场,都还是悄悄等二嘎公割草去哒才装在背篼头滴,否则二嘎公是不准拿去卖滴。 

在赶场大路上二嘎婆擂到寨子上周文那右客也去赶场,两人依到起也有点亲戚,算是妯娌关系,两妯娌就边摆龙门阵边朝街上走起去。走到木梳岩的时候,寨子上王毛子在林林头砍料看到她们两人了,王毛子是同日鼓卵谈情的人,因为隔得有点远又看不清楚是到底是哪个,王毛子就架势唱:

       赶场大路两个人哦,
       前头是我幺姨妹
       后头是我屋里人哦! 

       周文右客一听到就气老火哒,就架势决:“是哪个背时倒架伤儿,把你MP嘴巴撕破起。”

       王毛子一听声气不对头,赶忙老起杨马出来说是开玩笑滴,看见还有二嘎婆在,就说“亲家母也去赶场啊”

       二嘎婆搞得怪不好意思的,就笑着点了哈头。
 
       王毛子同二嘎婆简单的摆了几句龙门阵,说他屋二十六立房子整酒,请二嘎婆老两口子去耍,王毛子是二嘎公认的干亲家,也是个热情直爽的人,二嘎公屋每回大事小务整酒他丢起活路都要来帮几天忙。
  
       场回来晚上吃过夜饭后,二嘎婆就在屋里边烧洗脚水边给二嘎公说王毛子屋立房子整酒的事,说他屋好多年都没整过酒哒,每回尽是我收他们的人情,浪改都要去给帮几天忙才像话,二嘎公说那也要的,说这两天帮忙扯几挑猪草砍几回柴回来放起其他活路了就去,说起又要走人户二嘎公硬各是雄纠哒,本来晚上有好电视剧都各不看,把脚洗哒拖起门背后滴砂刀就阶檐口磨了起来,说明天先去林林头弄柴。

       二十四那天,二嘎公打早起来给牛丢了几棚干稻谷草再窝泡尿淋在高头,把烟口袋头的烟全部倒出来放在房屋屋抽屉头,找了根大烟杆裹杆顶脑壳喝起就去王毛子屋。

       二嘎公走拢王毛子屋时正撞到他们在吃早饭。王毛子右客敢紧让坐给二嘎公,舀碗洋芋饭倒二两酒就架式吃,王毛子说:“干亲家,撞到么子吃么子哈,粗茶淡饭也各要吃饱起哈,”二嘎公说:“亲家母搞它这么多菜要得哒,农村人么讲那些。”他边回答边把舌条往嘴巴皮上舔。二嘎公嘴上说客套话是有原因的,因为桌子上炒得有几大碗腊肉,还有王毛子右客从街上买回来的干虾子,勒个菜怎么说也算是农村的“西洋菜。”二嘎公嘴心里默浪改都要逮个够。

       王毛子右客齐式往二嘎公碗头捻菜,还夹了几块腊肉和虾子。二嘎公心里硬各是雄的很,假装说各人来,但碗各是伸起接到起滴,一碗饭吃完哒但肉没吃几块。吃到嘴巴头二嘎公才晓得这肉没当炒啪和,他牙齿不当好硬是架股在啃。心里又在悄悄默,肯定是王毛子右客在搞整他,平时都没见她这样热情过。其实不是,是二嘎公到屋晚了点,其它帮忙的人都各吃好了,王毛子右客懒得重新热菜,所以才那么热情,那肉也恰恰是几块坐登肉,坐登肉比较经煮。二嘎公本来想大逮一顿腊肉,却碰上没煮熟的坐登肉。在说那干虾子有点腥味,二嘎公又不当雄。

       勒顿早饭搞得他后悔半天,心里就在默,该日骂早上就各在国人屋里吃两碗右客炒滴酸菜了再来。

       吃过早饭二嘎公同那些木匠还有几个帮忙的一起到新房子屋基头排扇,掌墨师陈木匠找了截生钻栗子筒筒,安排二嘎公帮忙斗几个木锤子,二嘎公把生钻栗筒筒放在木马上提起锚子架式砍。二嘎公没搞几哈就流出了汗,他把那满身干嘎嘎的衣服一脱就架势喝烟,喝了又砍,又没砍几哈又喝熬茶,就这样反反复复的过了半天,到吃中饭时节一个木锤子都没斗起。

       早上肉没搞好二嘎公不好明说的,就扯故大声对在场的人说:“那背时生钻栗子筒筒像早上吃的肉一样邦枪硬,砍都鸡巴砍不动,一天耐不合几个啊。”

       他的意思就是叫王毛子右客把肉搞啪和点,他吃了搞活路才攒得起劲。那些木匠边摆龙门阵边喝裹烟喝,都没得哪个耳释他。就陈木匠勒个老实人看在眼里。陈木匠也多少晓得些二嘎公的脾气,就喊王毛子右客:“细娃他舅娘,把肉搞啪和点,硬肘很了你亲家支不住。”

       话都说得这么明白,王毛子右客才记起早上那肉是急打三敲炒的,又是坐登肉,是没当炒啪和是事实,反正早上都是些年轻人也各耐得和,也就将就搞来吃到起,哪又个晓得二嘎公跺跺地梭起去咯。

       说白哒,其实连早饭米都没打二嘎公的,好在几个年纪大的木匠们饭量都不大,否则二嘎公就只有喝米汤哒。

       中午的菜搞的一般般的,饭桌上,看二嘎公的眼神就晓得他不雄。他就说他去走人户哪家哪家右客搞的菜味道是如何如何,哪家哪家姑娘炖的猪脚杆又是如何如何的啪和,那家那家抬岩头那牛肉应过是搞的好的支不住…。其实字里行间就是在提醒王毛子屋要多搞好吃的上桌子来。众人木匠也不好哪么说话,就都没答他白。

       下半天搞活路那些木匠都说二嘎公老当益壮,越活越年轻,把二嘎公都各吹上天了,本来二嘎公就是个好面子服搂的人,那些木匠这样一说他又开始款起泡来哒,说当年二十多岁的时候老柴一回最少能老两佰斤,和苏瓦匠俩个一天改料要改一丈二尺寸板,下半天二嘎公搞活路确实起股子,免得面子大失,若再斗不起几个木锤子的话,又还有么子理由要求主人家搞好吃滴撒。

       二嘎公下半天斗了四把木锤子,黑边点要放活路哒又斗了同出来。这让那些年轻人都各看呆哒,大家都说勒老年人猫劲。其实,其他帮忙的人和木匠还不是想王毛子右客多搞点好吃的,但出于讲理性,都没得哪个好说出来。看二嘎公和王毛子是亲戚处,所以就想支二嘎公去说,要“支起呆子打老虎”,那首先要给二嘎公说点好听的话嘛。

       果然黑边点二嘎公悄悄跑到灶屋里跟王毛子右客说木匠门都各搞累老火哒,后天早上就要立房子,叫王毛子右客晚上多搞点菜,王毛子右客也就没说么子。
      
       二嘎公虽然给别个帮忙有点好吃懒做的,但也分人,同王毛子亲家理道的。二嘎公有事王毛子硬是当各人的事在搞,所以王毛子这回立房子二嘎公在第二天(也就是二十五那天)帮忙也还是下得力,酒肉逮好哒,抬料、老檩子、搬传皮、安赏凳石样样都来,两天下来二嘎公也各搞累倒哒,下午放活路哒王毛子就把他那劳伤药酒悄悄的给二嘎公搞一杯,还说顶脑壳烟放在国人床头下的叫二嘎公国人喝好多拿好多,还交盼说明天整酒叫二嘎婆早点过来耍。

       二嘎公一想也是要叫右客来耍哈,国人光在别个屋里逮好的,右客在屋里每顿不是吃洋芋片片就是酸盐菜,也于心不忍。赶忙放下酒杯就跑在坎上王毛子二兄弟屋里去,叫王毛子二兄弟的大儿子王国辉帮忙搞手机给二嘎婆打电话。

       二十五勒天下午,排扇基本都搞完哒,也没得么子当紧的活路了,木匠们都各梭到坎上王毛子二兄弟屋里去耍去*去哒。二嘎公打不来牌,也和哪些年轻人没得么子话讲(其实是年轻人都不雄他)。黑边点就帮王毛子把新屋基老坎上的那根杉树剔了,还把那丫丫柴老回去给王毛子右客弄夜饭,到王毛子老房子后檐沟时,一下没注意丫丫柴勾到了王毛子右客凉在后檐沟滴胸罩了,敷些渣渣在上头,二嘎公怕王毛子右客晓得了挨决,就去用手把那些渣渣弄干净,刚好勒时候陈木匠从坎上下来看到了。就对二嘎公说:“老芥叔,我要给王毛子右客说你在后檐沟摸她滴奶罩”
 
       二嘎公说:“那不怕的,亲家右客当各人滴,”说到说到走进灶屋里头。二嘎公大声舞气把王毛子右客喊答应了说:“亲家母,我给你搞了捆干柴回来炖猪脚杆,你那被实包奶奶滴凉在楼上去撒,刚才差点着丫丫挂到哒,要不是我眼睛好,那怕就各要和到丫丫揍到灶孔头哒呢。”
 
       说笑声、炒菜声充满了整个灶屋,特别是那丫丫柴,烧得呼噜呼噜的响,就像火也在跟到起笑,土家有句话说:“火在笑,喜事就要到”。王毛子屋里明天整酒,当然是喜事啦。(待续)

责任编辑
标签作品赏读    
0

二嘎公走人户(二)

时间:2020-03-20 15:28:58

来源:土家族文化网

作者:罗福东 刘波

那天二嘎婆背了几斤干海椒,还有几十个鸡蛋去活龙坪敢场,都还是悄悄等二嘎公割草去哒才装在背篼头滴,否则二嘎公是不准拿去卖滴。 

在赶场大路上二嘎婆擂到寨子上周文那右客也去赶场,两人依到起也有点亲戚,算是妯娌关系,两妯娌就边摆龙门阵边朝街上走起去。走到木梳岩的时候,寨子上王毛子在林林头砍料看到她们两人了,王毛子是同日鼓卵谈情的人,因为隔得有点远又看不清楚是到底是哪个,王毛子就架势唱:

       赶场大路两个人哦,
       前头是我幺姨妹
       后头是我屋里人哦! 

       周文右客一听到就气老火哒,就架势决:“是哪个背时倒架伤儿,把你MP嘴巴撕破起。”

       王毛子一听声气不对头,赶忙老起杨马出来说是开玩笑滴,看见还有二嘎婆在,就说“亲家母也去赶场啊”

       二嘎婆搞得怪不好意思的,就笑着点了哈头。
 
       王毛子同二嘎婆简单的摆了几句龙门阵,说他屋二十六立房子整酒,请二嘎婆老两口子去耍,王毛子是二嘎公认的干亲家,也是个热情直爽的人,二嘎公屋每回大事小务整酒他丢起活路都要来帮几天忙。
  
       场回来晚上吃过夜饭后,二嘎婆就在屋里边烧洗脚水边给二嘎公说王毛子屋立房子整酒的事,说他屋好多年都没整过酒哒,每回尽是我收他们的人情,浪改都要去给帮几天忙才像话,二嘎公说那也要的,说这两天帮忙扯几挑猪草砍几回柴回来放起其他活路了就去,说起又要走人户二嘎公硬各是雄纠哒,本来晚上有好电视剧都各不看,把脚洗哒拖起门背后滴砂刀就阶檐口磨了起来,说明天先去林林头弄柴。

       二十四那天,二嘎公打早起来给牛丢了几棚干稻谷草再窝泡尿淋在高头,把烟口袋头的烟全部倒出来放在房屋屋抽屉头,找了根大烟杆裹杆顶脑壳喝起就去王毛子屋。

       二嘎公走拢王毛子屋时正撞到他们在吃早饭。王毛子右客敢紧让坐给二嘎公,舀碗洋芋饭倒二两酒就架式吃,王毛子说:“干亲家,撞到么子吃么子哈,粗茶淡饭也各要吃饱起哈,”二嘎公说:“亲家母搞它这么多菜要得哒,农村人么讲那些。”他边回答边把舌条往嘴巴皮上舔。二嘎公嘴上说客套话是有原因的,因为桌子上炒得有几大碗腊肉,还有王毛子右客从街上买回来的干虾子,勒个菜怎么说也算是农村的“西洋菜。”二嘎公嘴心里默浪改都要逮个够。

       王毛子右客齐式往二嘎公碗头捻菜,还夹了几块腊肉和虾子。二嘎公心里硬各是雄的很,假装说各人来,但碗各是伸起接到起滴,一碗饭吃完哒但肉没吃几块。吃到嘴巴头二嘎公才晓得这肉没当炒啪和,他牙齿不当好硬是架股在啃。心里又在悄悄默,肯定是王毛子右客在搞整他,平时都没见她这样热情过。其实不是,是二嘎公到屋晚了点,其它帮忙的人都各吃好了,王毛子右客懒得重新热菜,所以才那么热情,那肉也恰恰是几块坐登肉,坐登肉比较经煮。二嘎公本来想大逮一顿腊肉,却碰上没煮熟的坐登肉。在说那干虾子有点腥味,二嘎公又不当雄。

       勒顿早饭搞得他后悔半天,心里就在默,该日骂早上就各在国人屋里吃两碗右客炒滴酸菜了再来。

       吃过早饭二嘎公同那些木匠还有几个帮忙的一起到新房子屋基头排扇,掌墨师陈木匠找了截生钻栗子筒筒,安排二嘎公帮忙斗几个木锤子,二嘎公把生钻栗筒筒放在木马上提起锚子架式砍。二嘎公没搞几哈就流出了汗,他把那满身干嘎嘎的衣服一脱就架势喝烟,喝了又砍,又没砍几哈又喝熬茶,就这样反反复复的过了半天,到吃中饭时节一个木锤子都没斗起。

       早上肉没搞好二嘎公不好明说的,就扯故大声对在场的人说:“那背时生钻栗子筒筒像早上吃的肉一样邦枪硬,砍都鸡巴砍不动,一天耐不合几个啊。”

       他的意思就是叫王毛子右客把肉搞啪和点,他吃了搞活路才攒得起劲。那些木匠边摆龙门阵边喝裹烟喝,都没得哪个耳释他。就陈木匠勒个老实人看在眼里。陈木匠也多少晓得些二嘎公的脾气,就喊王毛子右客:“细娃他舅娘,把肉搞啪和点,硬肘很了你亲家支不住。”

       话都说得这么明白,王毛子右客才记起早上那肉是急打三敲炒的,又是坐登肉,是没当炒啪和是事实,反正早上都是些年轻人也各耐得和,也就将就搞来吃到起,哪又个晓得二嘎公跺跺地梭起去咯。

       说白哒,其实连早饭米都没打二嘎公的,好在几个年纪大的木匠们饭量都不大,否则二嘎公就只有喝米汤哒。

       中午的菜搞的一般般的,饭桌上,看二嘎公的眼神就晓得他不雄。他就说他去走人户哪家哪家右客搞的菜味道是如何如何,哪家哪家姑娘炖的猪脚杆又是如何如何的啪和,那家那家抬岩头那牛肉应过是搞的好的支不住…。其实字里行间就是在提醒王毛子屋要多搞好吃的上桌子来。众人木匠也不好哪么说话,就都没答他白。

       下半天搞活路那些木匠都说二嘎公老当益壮,越活越年轻,把二嘎公都各吹上天了,本来二嘎公就是个好面子服搂的人,那些木匠这样一说他又开始款起泡来哒,说当年二十多岁的时候老柴一回最少能老两佰斤,和苏瓦匠俩个一天改料要改一丈二尺寸板,下半天二嘎公搞活路确实起股子,免得面子大失,若再斗不起几个木锤子的话,又还有么子理由要求主人家搞好吃滴撒。

       二嘎公下半天斗了四把木锤子,黑边点要放活路哒又斗了同出来。这让那些年轻人都各看呆哒,大家都说勒老年人猫劲。其实,其他帮忙的人和木匠还不是想王毛子右客多搞点好吃的,但出于讲理性,都没得哪个好说出来。看二嘎公和王毛子是亲戚处,所以就想支二嘎公去说,要“支起呆子打老虎”,那首先要给二嘎公说点好听的话嘛。

       果然黑边点二嘎公悄悄跑到灶屋里跟王毛子右客说木匠门都各搞累老火哒,后天早上就要立房子,叫王毛子右客晚上多搞点菜,王毛子右客也就没说么子。
      
       二嘎公虽然给别个帮忙有点好吃懒做的,但也分人,同王毛子亲家理道的。二嘎公有事王毛子硬是当各人的事在搞,所以王毛子这回立房子二嘎公在第二天(也就是二十五那天)帮忙也还是下得力,酒肉逮好哒,抬料、老檩子、搬传皮、安赏凳石样样都来,两天下来二嘎公也各搞累倒哒,下午放活路哒王毛子就把他那劳伤药酒悄悄的给二嘎公搞一杯,还说顶脑壳烟放在国人床头下的叫二嘎公国人喝好多拿好多,还交盼说明天整酒叫二嘎婆早点过来耍。

       二嘎公一想也是要叫右客来耍哈,国人光在别个屋里逮好的,右客在屋里每顿不是吃洋芋片片就是酸盐菜,也于心不忍。赶忙放下酒杯就跑在坎上王毛子二兄弟屋里去,叫王毛子二兄弟的大儿子王国辉帮忙搞手机给二嘎婆打电话。

       二十五勒天下午,排扇基本都搞完哒,也没得么子当紧的活路了,木匠们都各梭到坎上王毛子二兄弟屋里去耍去*去哒。二嘎公打不来牌,也和哪些年轻人没得么子话讲(其实是年轻人都不雄他)。黑边点就帮王毛子把新屋基老坎上的那根杉树剔了,还把那丫丫柴老回去给王毛子右客弄夜饭,到王毛子老房子后檐沟时,一下没注意丫丫柴勾到了王毛子右客凉在后檐沟滴胸罩了,敷些渣渣在上头,二嘎公怕王毛子右客晓得了挨决,就去用手把那些渣渣弄干净,刚好勒时候陈木匠从坎上下来看到了。就对二嘎公说:“老芥叔,我要给王毛子右客说你在后檐沟摸她滴奶罩”
 
       二嘎公说:“那不怕的,亲家右客当各人滴,”说到说到走进灶屋里头。二嘎公大声舞气把王毛子右客喊答应了说:“亲家母,我给你搞了捆干柴回来炖猪脚杆,你那被实包奶奶滴凉在楼上去撒,刚才差点着丫丫挂到哒,要不是我眼睛好,那怕就各要和到丫丫揍到灶孔头哒呢。”
 
       说笑声、炒菜声充满了整个灶屋,特别是那丫丫柴,烧得呼噜呼噜的响,就像火也在跟到起笑,土家有句话说:“火在笑,喜事就要到”。王毛子屋里明天整酒,当然是喜事啦。(待续)

责任编辑:

推荐阅读
相关文章
专题专栏
关于我们|网站介绍|管理团队|欢迎投稿|网站声明|联系我们|会员登录|
版权所有:土家族文化网 地址:北京市西城区如意里3号楼1单元151室
技术支持:北京瑞武陵峰文化发展中心 服务热线:15811366188 邮箱:649158369@qq.com
本网站部分资源来源于网络或书报杂志,版权归作者所有或者来源机构所有,如果涉及任何版权方面的问题,请与我们联系。
京ICP备13015328号-2 鄂ICP备08100481号-2
版权所有:《土家族文化网》北京瑞武陵峰文化发展中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