传播土家族文化
传承土家族文明
传递土家族信息
传播土家族文化
传承土家族文明
传递土家族信息

栀子花儿开

时间:2020-03-20 15:28:58来源:土家族文化网作者:姚雅琼

那年三娘肚里有了栀子,多病的男人却撇下娘儿们西去了。栀子一下地,三娘从阁楼的窗格格往对门山上打望,哟嗬嗬—满坡的栀子花开得象秋后场院上的棉花垛垛,净白净白,喷香喷香。
 
       这女子就取名栀子了。

       像所有的土家女子一般,栀子住起吊脚楼,唱着山泉水,被三月泡、八月瓜、包谷坨填饱,在三娘背篓里长大。三娘用茶籽,用栀子花坡下的琅琅溪水把栀子头发洗得乌溜乌溜照得见人影。十六岁的栀子走起路来,腰杆儿软闪闪如同一朵又大又白的栀子花儿,扇起阵阵香风儿。山寨那些青皮后生,心里想的栀子,嘴里念的是栀子,几多夜里,芭蕉树下吹断了几多张木叶,别人不晓得,自己心里有数。栀子心里只有一个人,连三娘也不知。不久栀子阿哥考上了省城的大学,屋里缴费一天重似一天,三娘只得叫读初中的栀子下学。栀子卷起铺盖回寨的那一天,同寨的班长阿胜送她到寨口,两个人一前一后,一声没吭。从此,三娘把当家的权交给栀子,栀子上山下地,喂猪养鸡,管着仓里的谷,盘剥着箱子里的钱,娘儿俩省吃俭用,一心只为着山外那个挣脸的阿哥。

       对门山坡的栀子花开了两春,栀子阿哥从省城回来过暑假,他给栀子看他的影集。好奇的栀子问这是哪样那是哪样,阿哥讲那是公园那是绿茵草地,那是我们班的班花美美,过生日时穿着白纱裙,吹生日蜡烛,吃生日蛋糕,唱生日歌,快乐得象一位仙女。

       阿哥讲有很多男生喜欢美美。栀子听着听着,亮亮的眼珠子就黯淡下来去,放下影集,跑上了她的小阁楼,任阿哥怎么叫也不应声。阿哥在门外讨好她说:栀子栀子,你喜欢影集阿哥送把你。栀子把门打开,揉着眼睛说,阿哥我是虫子迷了眼哩。阿哥回省城的那天,兄妹拉着手在寨口告别,阿哥说栀子你等着,我寒假打工也要给你买一套美美那样的白纱裙。栀子羞羞地笑了,阿哥你讲宝话,山里人穿白纱裙哪样做阳春?阿哥固执已见,栀子你穿上白纱裙保管比美美要乖态。栀子听了,觉得心里好受用。 

       送走阿哥,栀子在寨口遇上高考落榜的阿胜。阿胜说,要是一辈子窝在寨子里就算完了。栀子说你不会完的,我阿妈讲世上的路有千条,这条不通走那条。那年年底,阿胜当真就走通了当兵那条路,离开寨子时,大雪覆盖了整个栀子花坡。在寨口,阿胜对栀子说,你的心象对门坡上的栀子花一样洁白无暇,你是个好女子。阿胜那些咬文嚼字的形容,惹得栀子脸儿羞红羞红。

       该走的都走了,栀子仍然默默地做阳春,仍然不理芭蕉树下吹断木叶的后生。夜里闲下来,爬到阿胜妹阿珠阁楼里讲悄悄话,有时也顺便问问阿胜鞋垫的码子,或给阿珠讲讲阿哥班上的美美。两女子常常嘀咕到半夜,然后香香地同眠一夜,新的活计在第二天早上等着哩。

       栀子满十九岁的那年,她阿哥就要毕业了,阿珠说,阿胜夏天要回家探亲,栀子日里夜里都被这两桩喜事裹着。枇杷黄了,李子亮了,对门山坡上的栀子花一夜之间竞相开放,如雪似云,馨香满寨。栀子那天特意起了个大早,要和阿珠把被子、纱帐、围裙、脏衣都洗个干净清爽,迎接他们的阿哥回来。栀子花盛开的时节,琅琅溪清亮亮的溪水浸满了花香,沐浴着栀子勤劳的巧手和粉藕般的脚杆,忙累了的栀子心里却好舒坦。洗好的衣物晒在溪坎的刺蓬上,象朵朵开放的五彩花儿,与雪白的栀子花儿相映交辉。忽然天空黑起脸来,栀子晓得行雨要来,顺着溪流去摸鱼捉虾的阿珠,耳朵里传来滑坡的声音,阿珠望着山坡上往下滑动的泥土、石头直发痴,栀子跑过去将她一把摁在溪水里。巨大的石头在栀子摁倒阿珠的当口,擦过她的耳背,尖锐的棱角钉破了栀子耳背的命穴,倒下的栀子就再也没有起来。天空下起瓢泼大雨,十三岁的阿珠对着天空哀恸不已。雨霁云朗,白衣的栀子同山坡上滑下来的一棵栀子花树躺在溪里,洁白而静美。一弯彩虹升起在栀子花坡上,雨洗过的栀子花奇香扑鼻,弥漫整个山寨。恸哭后的阿珠对闻讯赶来的三娘说,三娘三娘你莫哭,栀子是驾着彩虹做了花仙。三娘不哭,她信阿珠。

       栀子的箱子里藏着一双叠绣着喜鹊、荷花、百合,还有大朵大朵的栀子花的鞋垫儿,阿珠说那是她阿哥的脚。三娘知道栀子心里没空落,她走得安详。

责任编辑
标签作品赏读    
0

栀子花儿开

时间:2020-03-20 15:28:58

来源:土家族文化网

作者:姚雅琼

那年三娘肚里有了栀子,多病的男人却撇下娘儿们西去了。栀子一下地,三娘从阁楼的窗格格往对门山上打望,哟嗬嗬—满坡的栀子花开得象秋后场院上的棉花垛垛,净白净白,喷香喷香。
 
       这女子就取名栀子了。

       像所有的土家女子一般,栀子住起吊脚楼,唱着山泉水,被三月泡、八月瓜、包谷坨填饱,在三娘背篓里长大。三娘用茶籽,用栀子花坡下的琅琅溪水把栀子头发洗得乌溜乌溜照得见人影。十六岁的栀子走起路来,腰杆儿软闪闪如同一朵又大又白的栀子花儿,扇起阵阵香风儿。山寨那些青皮后生,心里想的栀子,嘴里念的是栀子,几多夜里,芭蕉树下吹断了几多张木叶,别人不晓得,自己心里有数。栀子心里只有一个人,连三娘也不知。不久栀子阿哥考上了省城的大学,屋里缴费一天重似一天,三娘只得叫读初中的栀子下学。栀子卷起铺盖回寨的那一天,同寨的班长阿胜送她到寨口,两个人一前一后,一声没吭。从此,三娘把当家的权交给栀子,栀子上山下地,喂猪养鸡,管着仓里的谷,盘剥着箱子里的钱,娘儿俩省吃俭用,一心只为着山外那个挣脸的阿哥。

       对门山坡的栀子花开了两春,栀子阿哥从省城回来过暑假,他给栀子看他的影集。好奇的栀子问这是哪样那是哪样,阿哥讲那是公园那是绿茵草地,那是我们班的班花美美,过生日时穿着白纱裙,吹生日蜡烛,吃生日蛋糕,唱生日歌,快乐得象一位仙女。

       阿哥讲有很多男生喜欢美美。栀子听着听着,亮亮的眼珠子就黯淡下来去,放下影集,跑上了她的小阁楼,任阿哥怎么叫也不应声。阿哥在门外讨好她说:栀子栀子,你喜欢影集阿哥送把你。栀子把门打开,揉着眼睛说,阿哥我是虫子迷了眼哩。阿哥回省城的那天,兄妹拉着手在寨口告别,阿哥说栀子你等着,我寒假打工也要给你买一套美美那样的白纱裙。栀子羞羞地笑了,阿哥你讲宝话,山里人穿白纱裙哪样做阳春?阿哥固执已见,栀子你穿上白纱裙保管比美美要乖态。栀子听了,觉得心里好受用。 

       送走阿哥,栀子在寨口遇上高考落榜的阿胜。阿胜说,要是一辈子窝在寨子里就算完了。栀子说你不会完的,我阿妈讲世上的路有千条,这条不通走那条。那年年底,阿胜当真就走通了当兵那条路,离开寨子时,大雪覆盖了整个栀子花坡。在寨口,阿胜对栀子说,你的心象对门坡上的栀子花一样洁白无暇,你是个好女子。阿胜那些咬文嚼字的形容,惹得栀子脸儿羞红羞红。

       该走的都走了,栀子仍然默默地做阳春,仍然不理芭蕉树下吹断木叶的后生。夜里闲下来,爬到阿胜妹阿珠阁楼里讲悄悄话,有时也顺便问问阿胜鞋垫的码子,或给阿珠讲讲阿哥班上的美美。两女子常常嘀咕到半夜,然后香香地同眠一夜,新的活计在第二天早上等着哩。

       栀子满十九岁的那年,她阿哥就要毕业了,阿珠说,阿胜夏天要回家探亲,栀子日里夜里都被这两桩喜事裹着。枇杷黄了,李子亮了,对门山坡上的栀子花一夜之间竞相开放,如雪似云,馨香满寨。栀子那天特意起了个大早,要和阿珠把被子、纱帐、围裙、脏衣都洗个干净清爽,迎接他们的阿哥回来。栀子花盛开的时节,琅琅溪清亮亮的溪水浸满了花香,沐浴着栀子勤劳的巧手和粉藕般的脚杆,忙累了的栀子心里却好舒坦。洗好的衣物晒在溪坎的刺蓬上,象朵朵开放的五彩花儿,与雪白的栀子花儿相映交辉。忽然天空黑起脸来,栀子晓得行雨要来,顺着溪流去摸鱼捉虾的阿珠,耳朵里传来滑坡的声音,阿珠望着山坡上往下滑动的泥土、石头直发痴,栀子跑过去将她一把摁在溪水里。巨大的石头在栀子摁倒阿珠的当口,擦过她的耳背,尖锐的棱角钉破了栀子耳背的命穴,倒下的栀子就再也没有起来。天空下起瓢泼大雨,十三岁的阿珠对着天空哀恸不已。雨霁云朗,白衣的栀子同山坡上滑下来的一棵栀子花树躺在溪里,洁白而静美。一弯彩虹升起在栀子花坡上,雨洗过的栀子花奇香扑鼻,弥漫整个山寨。恸哭后的阿珠对闻讯赶来的三娘说,三娘三娘你莫哭,栀子是驾着彩虹做了花仙。三娘不哭,她信阿珠。

       栀子的箱子里藏着一双叠绣着喜鹊、荷花、百合,还有大朵大朵的栀子花的鞋垫儿,阿珠说那是她阿哥的脚。三娘知道栀子心里没空落,她走得安详。

责任编辑:

推荐阅读
相关文章
专题专栏
关于我们|网站介绍|管理团队|欢迎投稿|网站声明|联系我们|会员登录|
版权所有:土家族文化网 地址:北京市西城区如意里3号楼1单元151室
技术支持:北京瑞武陵峰文化发展中心 服务热线:15811366188 邮箱:649158369@qq.com
本网站部分资源来源于网络或书报杂志,版权归作者所有或者来源机构所有,如果涉及任何版权方面的问题,请与我们联系。
京ICP备13015328号-2 鄂ICP备08100481号-2
版权所有:《土家族文化网》北京瑞武陵峰文化发展中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