传播土家族文化
传承土家族文明
传递土家族信息
传播土家族文化
传承土家族文明
传递土家族信息

开国中将廖汉生与十世班禅大师

时间:2020-03-20 15:28:58来源:土家族文化网作者:覃代伦

                     ——纪念廖汉生同志诞辰100周年                
       2011年11月14日,是我们敬爱的土家族开国中将廖汉生同志诞辰100周年纪念日。一个从桑植山沟沟里走出来的山里伢儿,到共和国的开国中将,再到将星闪耀的中国人民解放军军事科学院院长,又到威震华东的南京军区政委,最后到全国人大的副委员长,土家汉子廖汉生的一生是战斗的一生,清正的一生,廉明的一生,更是传奇的一生。作为与廖汉生中将同乡、同族、不同宗的桑植子弟,忆起他军旅生涯中也曾做过的闪光的民族宗教工作,虽然星星点点,但是依然照耀我们这些民族工作者前进又前进。

       土家族开国中将廖汉生和十世班禅大师的奇缘,要从解放青海说起。

       青海省是个多民族聚集的省份,作为中国人民解放军第1军政委的廖汉生和军长贺炳炎率军解放青海时,当时青海全省的人口约为120万人。其中汉族约为50万人,占总人口的47%;藏族人口约为40万人,占33%;回族10余万人,占12%;土族约为7万人,占6%;蒙古族约为2万人,占2%,此外还有撒拉族、哈萨克族等。

       铁流滚滚,大军所向,马(步芳)家军望风而窜。1949年9月25日,青海省委成立,张仲良为省委书记,张仲良、廖汉生、冼恒汉三人为常委。因大军秋毫无犯,通天河畔偏远牧区玉树、囊谦、称多三县的藏族部落,千里迢迢前往西宁“献马”,作为献给新政权的礼物,计有骏马千匹,珍贵兽皮百张,麝香、鹿茸若干,其中还有一只活猞猁。廖汉生政委代表青海省军政委员会收下了这份藏胞的厚礼,并会见了囊谦千户扎西才旺多杰、扎武百户久美等部落头人。因为玉树藏胞送来的那只活猞猁极为稀罕,廖汉生去兰州开会时,把它送给了西北军区司令员贺龙,贺老总去北京开会时,又把它送给了朱德总司令。朱德总司令又把它送给了北京动物园,玉树藏胞的活猞猁历经传奇的千里旅途,又回到了北京人民共享的动物园,成为新中国各族人民流传的友谊佳话。

       1950年1月1日,青海省人民政府成立,赵寿山为省人民政府主席,张仲良、廖汉生、喜饶嘉措、马朴为副主席,是一个汉、藏、回、土家诸族组成的人民政府。贺炳炎军长和廖汉生政委在军内设置民族处,大军所到之处,纪律严明,禁止在寺院中驻兵喂马,禁入信教群众经堂,禁借回民餐具,禁入回民内房,禁吃荤肉,从而赢得了各民族同胞的热烈拥戴。

       甘南藏区拉卜楞寺派喇嘛找到军政委员会,请求允许他们在青海寻找该寺活佛的转世灵童。廖汉生告诉他们:“你们完全可以按照宗教的规矩办,我们不会阻碍的。”塔尔寺的僧众为了感谢大军对这座名寺的保护,特派代表向青海省军政委员会和毛主席、朱德总司令献上锦旗,旗中分别用藏汉文写着献辞:“大哉我公,拯弱救焚,打倒黑暗,康济斯民。”“指挥群力,扫落污浊,中华再造,亿万斯年。”

       其中最为经典的是廖汉生政委迎请十世班禅的故事了。1949年8月,十世班禅在青海塔尔寺举行了坐床大典,不久为避战乱跑到了柴达木盆地边缘的都兰县香日德。为了落实党中央迎请十世班禅的指示,廖汉生通过喜饶嘉措大师与班禅堪布会议厅官员、政治代表计晋美取得了联系。1949年10月1日新中国成立时,计晋美即敦促十世班禅向北京的毛主席、朱总司令以及兰州的彭德怀司令员发电致敬!

       1950年6月,廖汉生派军代表将十世班禅一行迎请回西宁,并以青海省政府副主席的身份会见了班禅,请班禅到青海省军区司令部做客。当时十世班禅只有12岁,还是个小小伢儿,日常生活完全由他的经师照管。战争年代,廖汉生政委没有什么招待贵宾,只找到了一些本地产的廉价糖果。廖政委给小班禅拿了几块,小班禅礼貌地接过来吃了,紧张的情绪也慢慢地消融了。十世班禅从此成为司令部的常客,廖政委的座上宾,还不是为解放军中的藏族指战员摸顶祈福。

       西藏和平解放协议签定后,十世班禅准备从驻锡地塔尔寺入藏。西北军政委员会副主席习仲勋和廖汉生政委亲自到塔尔寺与十世班禅话别,并派部队护送他回到西藏日喀则驻锡地。

       廖政委对十世班禅的礼遇给他留下了终生难忘的印象。20世纪80年代,廖汉生与十世班禅大师同为全国人大副委员长,相遇在人民大会堂,十世班禅大师趋步向前,双手合十对廖汉生说:“老领导好,老领导好!您不仅是我的老领导,更是我革命的领路人啊,阿弥陀佛。”

责任编辑
标签土家人物    
0

开国中将廖汉生与十世班禅大师

时间:2020-03-20 15:28:58

来源:土家族文化网

作者:覃代伦

                     ——纪念廖汉生同志诞辰100周年                
       2011年11月14日,是我们敬爱的土家族开国中将廖汉生同志诞辰100周年纪念日。一个从桑植山沟沟里走出来的山里伢儿,到共和国的开国中将,再到将星闪耀的中国人民解放军军事科学院院长,又到威震华东的南京军区政委,最后到全国人大的副委员长,土家汉子廖汉生的一生是战斗的一生,清正的一生,廉明的一生,更是传奇的一生。作为与廖汉生中将同乡、同族、不同宗的桑植子弟,忆起他军旅生涯中也曾做过的闪光的民族宗教工作,虽然星星点点,但是依然照耀我们这些民族工作者前进又前进。

       土家族开国中将廖汉生和十世班禅大师的奇缘,要从解放青海说起。

       青海省是个多民族聚集的省份,作为中国人民解放军第1军政委的廖汉生和军长贺炳炎率军解放青海时,当时青海全省的人口约为120万人。其中汉族约为50万人,占总人口的47%;藏族人口约为40万人,占33%;回族10余万人,占12%;土族约为7万人,占6%;蒙古族约为2万人,占2%,此外还有撒拉族、哈萨克族等。

       铁流滚滚,大军所向,马(步芳)家军望风而窜。1949年9月25日,青海省委成立,张仲良为省委书记,张仲良、廖汉生、冼恒汉三人为常委。因大军秋毫无犯,通天河畔偏远牧区玉树、囊谦、称多三县的藏族部落,千里迢迢前往西宁“献马”,作为献给新政权的礼物,计有骏马千匹,珍贵兽皮百张,麝香、鹿茸若干,其中还有一只活猞猁。廖汉生政委代表青海省军政委员会收下了这份藏胞的厚礼,并会见了囊谦千户扎西才旺多杰、扎武百户久美等部落头人。因为玉树藏胞送来的那只活猞猁极为稀罕,廖汉生去兰州开会时,把它送给了西北军区司令员贺龙,贺老总去北京开会时,又把它送给了朱德总司令。朱德总司令又把它送给了北京动物园,玉树藏胞的活猞猁历经传奇的千里旅途,又回到了北京人民共享的动物园,成为新中国各族人民流传的友谊佳话。

       1950年1月1日,青海省人民政府成立,赵寿山为省人民政府主席,张仲良、廖汉生、喜饶嘉措、马朴为副主席,是一个汉、藏、回、土家诸族组成的人民政府。贺炳炎军长和廖汉生政委在军内设置民族处,大军所到之处,纪律严明,禁止在寺院中驻兵喂马,禁入信教群众经堂,禁借回民餐具,禁入回民内房,禁吃荤肉,从而赢得了各民族同胞的热烈拥戴。

       甘南藏区拉卜楞寺派喇嘛找到军政委员会,请求允许他们在青海寻找该寺活佛的转世灵童。廖汉生告诉他们:“你们完全可以按照宗教的规矩办,我们不会阻碍的。”塔尔寺的僧众为了感谢大军对这座名寺的保护,特派代表向青海省军政委员会和毛主席、朱德总司令献上锦旗,旗中分别用藏汉文写着献辞:“大哉我公,拯弱救焚,打倒黑暗,康济斯民。”“指挥群力,扫落污浊,中华再造,亿万斯年。”

       其中最为经典的是廖汉生政委迎请十世班禅的故事了。1949年8月,十世班禅在青海塔尔寺举行了坐床大典,不久为避战乱跑到了柴达木盆地边缘的都兰县香日德。为了落实党中央迎请十世班禅的指示,廖汉生通过喜饶嘉措大师与班禅堪布会议厅官员、政治代表计晋美取得了联系。1949年10月1日新中国成立时,计晋美即敦促十世班禅向北京的毛主席、朱总司令以及兰州的彭德怀司令员发电致敬!

       1950年6月,廖汉生派军代表将十世班禅一行迎请回西宁,并以青海省政府副主席的身份会见了班禅,请班禅到青海省军区司令部做客。当时十世班禅只有12岁,还是个小小伢儿,日常生活完全由他的经师照管。战争年代,廖汉生政委没有什么招待贵宾,只找到了一些本地产的廉价糖果。廖政委给小班禅拿了几块,小班禅礼貌地接过来吃了,紧张的情绪也慢慢地消融了。十世班禅从此成为司令部的常客,廖政委的座上宾,还不是为解放军中的藏族指战员摸顶祈福。

       西藏和平解放协议签定后,十世班禅准备从驻锡地塔尔寺入藏。西北军政委员会副主席习仲勋和廖汉生政委亲自到塔尔寺与十世班禅话别,并派部队护送他回到西藏日喀则驻锡地。

       廖政委对十世班禅的礼遇给他留下了终生难忘的印象。20世纪80年代,廖汉生与十世班禅大师同为全国人大副委员长,相遇在人民大会堂,十世班禅大师趋步向前,双手合十对廖汉生说:“老领导好,老领导好!您不仅是我的老领导,更是我革命的领路人啊,阿弥陀佛。”

责任编辑:

推荐阅读
相关文章
专题专栏
关于我们|网站介绍|管理团队|欢迎投稿|网站声明|联系我们|会员登录|
版权所有:土家族文化网 地址:北京市西城区如意里3号楼1单元151室
技术支持:北京瑞武陵峰文化发展中心 服务热线:15811366188 邮箱:649158369@qq.com
本网站部分资源来源于网络或书报杂志,版权归作者所有或者来源机构所有,如果涉及任何版权方面的问题,请与我们联系。
京ICP备13015328号-2 鄂ICP备08100481号-2
版权所有:《土家族文化网》北京瑞武陵峰文化发展中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