传播土家族文化
传承土家族文明
传递土家族信息
传播土家族文化
传承土家族文明
传递土家族信息

浅黄色的脆香锅巴

时间:2020-03-20 15:28:58来源:土家族文化网作者:李玉兵

浅黄色的锅巴,脆香,脆香。
    
       从小到大,我就爱吃锅巴,吃在嘴里,满嘴脆香。尽管嚼得牙痛,嚼得腮帮子酸痛,甚至胃痛,但我还是一如既往地近乎固执地喜欢。
    
       小时候总喜欢睡懒床,但是只要一听到灶房的母亲在用锅铲铲锅巴的声音,总是会弹簧般地从床上跳起,顾不上穿好衣服就跑到母亲跟前,看看母亲给我留了锅巴没有。而母亲呢,总是笑吟吟地,早就给我铲出一小块来,留在碗里了,只等我穿好衣服,然后再慢慢地吃起来了。其余的大块锅巴呢,则留在锅里,那是要煮锅巴粥的。我知道,锅巴粥是专门为父亲熬的。记忆里的老父亲,每天早上总是扛一把锄头,早早出去干活了,待到回来时,父亲则习惯地从碗柜中端出一碗锅巴粥来,只见碗在父亲嘴边转一周,碗里的锅巴粥就像变魔术似地被父亲彻底消灭光了。
   
       父亲操持家里七八亩田地,实在不容易,所以那时虽然极其喜欢吃那脆香脆香的锅巴(当然包括留在锅里的另一大块),但是我也决不会缠着母亲再多铲一点给我的。总会自觉地在吃完锅巴后,默默地捧起书本,认真地读起书来。我知道,读好书,才是给操劳的父母最大的安慰。
   
       后来,我参加工作了,回家的日子也就少了起来,当然跟父母呆在一起的日子也少了。可是,在城里想要吃到老家的脆香的锅巴,实在是一件很奢侈的事。于是常常怀念着我那亲爱的锅巴——那感觉永远没有吃够的脆香的锅巴。有时甚至一个人怀念起母亲是怎么样把那锅巴做成的全部经过来:母亲一遍又一遍地清洗好灶上的那口大锅,将锅里盛上大半锅水后,转到灶门前,将事先准备好的用柴刀砍得整整齐齐的柴火塞往灶炉膛里生火——如果柴火没有干透不易着火燃烧,母亲便会再添加一些易燃的枞树枝(或是茅草、稻草杆、油菜杆等等),待到灶炉膛里浓烟滚滚时,母亲便会拿起楠竹做的吹火桶来吹,直到吹燃为止。等到锅里的水烧热时,便拿米升从米缸里舀来米,随即用小簸箕摊开,把其中的谷糠,谷粒和小砂子一一剔除。然后是淘米,下锅。等到米煮好,把用来分离米粒和米汤的廖箕搁放在一个专门盛米汤的大钵子上,将锅里的煮的米汤和米饭一起舀上去,这样米粒是米粒,汤是汤了。等到将锅清洗干净,然后倒下米饭,用锅铲堆成一个米饭堆,最后在米饭堆周围用瓢倒入少量的米汤,盖好锅盖。利用灶里的余火慢慢地将饭焖好,直到从锅盖的边沿冒出锅巴的香味,我知道,亲爱的锅巴,在向我招手了。
   
       想也好,怀念也罢,算是望梅止渴吧。后来每次回老家,总是缠着母亲给我焖饭吃,当然只为再吃到那脆香的锅巴。可母亲总是笑着责怪道,你是八百年没吃过锅巴吧?硬硬的,跟嚼岩头一样,吃了只撑肚皮,又不长肉,还浪费,遂坚持用电饭煲给我煮饭。母亲说电饭煲煮饭,好吃些。说话间,母亲眼神里流露出的那份浓浓的爱意,叫我不敢再撒娇坚持!母亲啊母亲,您的这份疼爱啊,竟然如此固执,无法抗拒!
   
       后来,城里很多酒店,也逐渐推出与锅巴相关的菜肴来。可是不知怎么的,吃着吃着,总觉得城里的锅巴一点也不好吃,远远没有母亲做的锅巴那样脆,也没有母亲做的那样香。吃着吃着,眼眶一下子便湿润起来。
   
       因为母亲那份固执的爱,我那朝思暮想的锅巴,便只能成为我心中永远的记忆。不过我也一样,依然近乎固执地怀念母亲做的锅巴,因为过去跟父母亲在一起的那些日子,就跟锅巴一样,脆香,脆香!

责任编辑
标签饮食文化    
0

浅黄色的脆香锅巴

时间:2020-03-20 15:28:58

来源:土家族文化网

作者:李玉兵

浅黄色的锅巴,脆香,脆香。
    
       从小到大,我就爱吃锅巴,吃在嘴里,满嘴脆香。尽管嚼得牙痛,嚼得腮帮子酸痛,甚至胃痛,但我还是一如既往地近乎固执地喜欢。
    
       小时候总喜欢睡懒床,但是只要一听到灶房的母亲在用锅铲铲锅巴的声音,总是会弹簧般地从床上跳起,顾不上穿好衣服就跑到母亲跟前,看看母亲给我留了锅巴没有。而母亲呢,总是笑吟吟地,早就给我铲出一小块来,留在碗里了,只等我穿好衣服,然后再慢慢地吃起来了。其余的大块锅巴呢,则留在锅里,那是要煮锅巴粥的。我知道,锅巴粥是专门为父亲熬的。记忆里的老父亲,每天早上总是扛一把锄头,早早出去干活了,待到回来时,父亲则习惯地从碗柜中端出一碗锅巴粥来,只见碗在父亲嘴边转一周,碗里的锅巴粥就像变魔术似地被父亲彻底消灭光了。
   
       父亲操持家里七八亩田地,实在不容易,所以那时虽然极其喜欢吃那脆香脆香的锅巴(当然包括留在锅里的另一大块),但是我也决不会缠着母亲再多铲一点给我的。总会自觉地在吃完锅巴后,默默地捧起书本,认真地读起书来。我知道,读好书,才是给操劳的父母最大的安慰。
   
       后来,我参加工作了,回家的日子也就少了起来,当然跟父母呆在一起的日子也少了。可是,在城里想要吃到老家的脆香的锅巴,实在是一件很奢侈的事。于是常常怀念着我那亲爱的锅巴——那感觉永远没有吃够的脆香的锅巴。有时甚至一个人怀念起母亲是怎么样把那锅巴做成的全部经过来:母亲一遍又一遍地清洗好灶上的那口大锅,将锅里盛上大半锅水后,转到灶门前,将事先准备好的用柴刀砍得整整齐齐的柴火塞往灶炉膛里生火——如果柴火没有干透不易着火燃烧,母亲便会再添加一些易燃的枞树枝(或是茅草、稻草杆、油菜杆等等),待到灶炉膛里浓烟滚滚时,母亲便会拿起楠竹做的吹火桶来吹,直到吹燃为止。等到锅里的水烧热时,便拿米升从米缸里舀来米,随即用小簸箕摊开,把其中的谷糠,谷粒和小砂子一一剔除。然后是淘米,下锅。等到米煮好,把用来分离米粒和米汤的廖箕搁放在一个专门盛米汤的大钵子上,将锅里的煮的米汤和米饭一起舀上去,这样米粒是米粒,汤是汤了。等到将锅清洗干净,然后倒下米饭,用锅铲堆成一个米饭堆,最后在米饭堆周围用瓢倒入少量的米汤,盖好锅盖。利用灶里的余火慢慢地将饭焖好,直到从锅盖的边沿冒出锅巴的香味,我知道,亲爱的锅巴,在向我招手了。
   
       想也好,怀念也罢,算是望梅止渴吧。后来每次回老家,总是缠着母亲给我焖饭吃,当然只为再吃到那脆香的锅巴。可母亲总是笑着责怪道,你是八百年没吃过锅巴吧?硬硬的,跟嚼岩头一样,吃了只撑肚皮,又不长肉,还浪费,遂坚持用电饭煲给我煮饭。母亲说电饭煲煮饭,好吃些。说话间,母亲眼神里流露出的那份浓浓的爱意,叫我不敢再撒娇坚持!母亲啊母亲,您的这份疼爱啊,竟然如此固执,无法抗拒!
   
       后来,城里很多酒店,也逐渐推出与锅巴相关的菜肴来。可是不知怎么的,吃着吃着,总觉得城里的锅巴一点也不好吃,远远没有母亲做的锅巴那样脆,也没有母亲做的那样香。吃着吃着,眼眶一下子便湿润起来。
   
       因为母亲那份固执的爱,我那朝思暮想的锅巴,便只能成为我心中永远的记忆。不过我也一样,依然近乎固执地怀念母亲做的锅巴,因为过去跟父母亲在一起的那些日子,就跟锅巴一样,脆香,脆香!

责任编辑:

推荐阅读
相关文章
专题专栏
关于我们|网站介绍|管理团队|欢迎投稿|网站声明|联系我们|会员登录|
版权所有:土家族文化网 地址:北京市西城区如意里3号楼1单元151室
技术支持:北京瑞武陵峰文化发展中心 服务热线:15811366188 邮箱:649158369@qq.com
本网站部分资源来源于网络或书报杂志,版权归作者所有或者来源机构所有,如果涉及任何版权方面的问题,请与我们联系。
京ICP备13015328号-2 鄂ICP备08100481号-2
版权所有:《土家族文化网》北京瑞武陵峰文化发展中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