传播土家族文化
传承土家族文明
传递土家族信息
传播土家族文化
传承土家族文明
传递土家族信息

致大地悲伤的情人

时间:2020-03-20 15:29:00来源:土家族文化网作者:陈军娥

现在是凌晨的五点,早秋的蕴凉分外甘美,一夏的燥热散去之后,凌晨的神色是那么的谐和甜蜜,所以我也开始慢慢再次拿起诺源君的诗稿,步入他的诗境,写写对他诗的感悟,对他本人的理解。 

      我不知道诺源君写诗的立意是什么?其视角将站在什么样的高度?或甚把诗赋予什么内涵,从而放在什么地位?说老实话,我读了、写了三十年的诗,我对绝大多数刊物媒体的诗并提不起兴趣。因为20世纪80年代之后,中国的诗坛咿咿呀呀的语言和小情小调下的苍白贫乏,如同一盘让我并不喜欢的食物。截至后现代诗歌、先锋派诗歌等应时代而生,让人用色情来取悦文字,写作的诗又令我不齿。特别是那些口语话的写作,像诗歌一样截取成长长短短的模样,完全违背了诗歌的美学特征。所以,我在很长一段时间,很少能安心地静静地去读诗。我是一个拒绝平庸的人,恰好读诗是我唯一消遣的爱好,于是在这些诗歌泛滥的时代,在垃圾诗歌中寻觅一些我悦目的诗篇,其中也不乏接触到精品,看到一些令我欢喜的那么几位诗人值得品读的诗,而我在欣赏的时候,更多的是把他们当作学习的样版。 

       但诺源君的诗不同,他的诗是歌,是在和你沟通和交流,他像一个最原始又悲伤的情人,用浪漫的诗意向你倾诉关于对诗歌、诗人、女人、孩子、山川、河流、大地以及马匹的情感,甚至是那些我们司空见惯的景物等,都是他一生挚爱的对象,是他倾尽时光用文字和感情装点的对象。他就像一个情愫饱满的情人,一个深情的歌者,总是倾吐着自己对尘世的挚爱和苦痛。他是那么的真诚,对每一件事物都那么敏感,那么多情,而他写出来的文字是那么的令人心醉。他的诗有点长,有一点点散,但字里行间穿透的韵律将诗歌穿成了一个迷魂阵,只要你读他的诗,便会被诗所诱惑,便会不自觉的读完一遍、两遍、三遍。 

      记得第一次读到《致女人》“那些日子在黑夜,在某段独自沉吟,欲言又止的文字背后,不停的燃烧和熄灭,不停的化为咳嗽,就像某个手足无措的掌心,借助远方,穿过一片杂乱的树丛和星空,穿过一道道山梁和无数春天。”可以说,在那刻,诗人的悲伤跃然纸上,让你不得不继续读他的诗,读他的想要依恋的女人。 

      他的诗有一种魔力,浑然天成,像迷人的小散文和迷你牌小小说,总是一段很自然的故事向你诉说着。曾经有一位诗人朋友说“我不能读诺源君的诗,读他的诗我心脏受不了”,所以读诺源君的诗歌首先得学会让自己内心变得坚强,这位诗人天性使然,承受不了诺源君诗歌的那种强烈的撞击力。 

       确实,诺源君诗歌的撞击力是强悍的,甚至是野蛮的。他以那种凌空而下、一倾而泄的气势,将整个诗歌情感砸下来,让你无以逃避,让你无形之中被他俘获,就像一个迷失的人走进他诗歌的圈套。所以,在一接触的刹那,有点像韩剧你一开篇就被那种紧张的剧情和美丽的男女吸引住的感觉,这便是诺源君的诗歌与一般的诗歌不同的地方,他浑然天成,原始质朴,却动人心魄。 

       诺源君和大多数写诗的诗人一样,历经和大多数诗人一样的过程,并没有受过正规的诗歌教育。我曾问他为什么有那么多的文才,他说这与他一生的阅读有关,因为年少时候,他父亲是一个从事鞭炮生产的业主,常常从外地整车拉回很多旧书,他就扎在那些旧书堆里,翻找出许多书籍,从儿童文学、少年文艺,到中外小说和诗歌,几乎包含所有体裁的写作文本。他每天除了学习,总会花很长时间去读书,可以想像那个扎在旧书堆中的农村孩子,在书堆中是一种怎样沉迷的姿态。 

       或许正因为他的自然生长,或者说是野蛮生长,有意无意摄取了文学养分,才有了今天这自然天成的诗歌。他的诗体语言像极了莎士比亚,因为他将莎翁的著作通读了一遍,莎翁的十四行诗沁入了他的骨髓,所以他浩瀚的“巴国神曲”,就采用了十四行诗体,其宏篇巨著,直逼莎翁。 

       读他的“巴国神曲”你会被他的气势与华彩震撼,你会读着读着觉得很累,因为那些丰富的意境和起伏的想象及超凡的韵律,让你一下子消化不了。而这犹如一支毒剂让你成瘾,在休息之后再慢慢捧读,这个让我读来都觉得费劲的诗章,真不知道他是如何写出来的。我问他“这些诗怎么写出来的?”他说:“我也不知道怎么写出来的。也许是坚持,是在一种内心油然而生的语言下,以一种诗人或者歌者的姿态,逼着自己去吟唱。” 

       确实,在那部长篇巨著的制作过程中,诗人在意境和语言及思想的重组中,那个忘我分裂的过程,精神一定是处于极致的颠疯状态,否则不可能有那么华彩的诗章,而这一状态的持续与把握不知道诗人花费了多少心力,需要多大的耐心去和寂寞、孤独、乏味为伍。 

       看看《行者之殇》中那些悲伤的文字,你想像不到诺源君外表是什么样子。我最初结识诺源文字,是在野夫文章《边城的诗歌遗风》初见诺源君的诗。后来约稿见到本人,那个小小的一脸街头小混的孩子居然是诺源君,让我差点笑了起来。再看《大地放歌》集中的《巴国神曲》和《行者之殇》,怎么都想像不出拥有巨大诗歌能量的诺源君,竟然是那么瘦瘦小小的孩子一般的人,与他实际相差甚远,像个愤世的小青年,但其实他已久经沧桑。 

       读着他那些悲伤的诗行,仿佛看着大地的孤独的情人独居星空,对着山川、河流和人世诉说:“这些天我深沉的体温居高不下,我一直在喊着你的名字,并祈望在月光下,有一段相依相偎的行走。”诗人的愿望是多么的沧桑又是多么的卑微,你读着这些文字,真的想哭。 

       在诗人万念俱灰的日子,那些告别、沉醉、决绝,甚至死亡的词汇一遍又一遍地出现在诗人的诗歌中。可以说,诗人是经历了一段几乎挣扎在死亡边缘的日子,我们的诗人没有生活来源和经济基础,甚至没有爱人,没有伴侣。而他眼里只有诗歌,只有一个落魄文人的状态——不,应该说诗人悲戚如是的生存状态。在他《离去》的诗歌里,他写道:如果你们赞同我的离去,请举起右手/或者用无记名投票的形式/在我的名字上划下交叉的符号/就像我孤单的来去/习惯于躺在某个漆黑的夜晚,躺在/旷野通达、冰凉而沉默的土地……我们差点少了一位优秀诗人,一位大诗人,好在诗人走出来了,将自己投身社会,为人类写作。 

       诺源君曾说,在2014年,将开始楚文化诗歌《楚魂》的写作,以史诗的形式诠释楚文化,怀念屈原——我们的诗歌始祖;在2015年,诗人将完成海子诗歌剧《太阳》的写作,以此纪念业已逝去的现代诗人——海子,并构成他诗歌人生写作的史诗三部曲(巴国神曲、楚魂、太阳)。国内已经很多年没有出现伟大的诗人了,我们期待一位诗人的横空出世,期待一位诗人能走向诗的顶峰。接下来的路还很长,诺源君——我们期待你的成功。          

责任编辑朱峰
标签文学天地    
0

致大地悲伤的情人

时间:2020-03-20 15:29:00

来源:土家族文化网

作者:陈军娥

现在是凌晨的五点,早秋的蕴凉分外甘美,一夏的燥热散去之后,凌晨的神色是那么的谐和甜蜜,所以我也开始慢慢再次拿起诺源君的诗稿,步入他的诗境,写写对他诗的感悟,对他本人的理解。 

      我不知道诺源君写诗的立意是什么?其视角将站在什么样的高度?或甚把诗赋予什么内涵,从而放在什么地位?说老实话,我读了、写了三十年的诗,我对绝大多数刊物媒体的诗并提不起兴趣。因为20世纪80年代之后,中国的诗坛咿咿呀呀的语言和小情小调下的苍白贫乏,如同一盘让我并不喜欢的食物。截至后现代诗歌、先锋派诗歌等应时代而生,让人用色情来取悦文字,写作的诗又令我不齿。特别是那些口语话的写作,像诗歌一样截取成长长短短的模样,完全违背了诗歌的美学特征。所以,我在很长一段时间,很少能安心地静静地去读诗。我是一个拒绝平庸的人,恰好读诗是我唯一消遣的爱好,于是在这些诗歌泛滥的时代,在垃圾诗歌中寻觅一些我悦目的诗篇,其中也不乏接触到精品,看到一些令我欢喜的那么几位诗人值得品读的诗,而我在欣赏的时候,更多的是把他们当作学习的样版。 

       但诺源君的诗不同,他的诗是歌,是在和你沟通和交流,他像一个最原始又悲伤的情人,用浪漫的诗意向你倾诉关于对诗歌、诗人、女人、孩子、山川、河流、大地以及马匹的情感,甚至是那些我们司空见惯的景物等,都是他一生挚爱的对象,是他倾尽时光用文字和感情装点的对象。他就像一个情愫饱满的情人,一个深情的歌者,总是倾吐着自己对尘世的挚爱和苦痛。他是那么的真诚,对每一件事物都那么敏感,那么多情,而他写出来的文字是那么的令人心醉。他的诗有点长,有一点点散,但字里行间穿透的韵律将诗歌穿成了一个迷魂阵,只要你读他的诗,便会被诗所诱惑,便会不自觉的读完一遍、两遍、三遍。 

      记得第一次读到《致女人》“那些日子在黑夜,在某段独自沉吟,欲言又止的文字背后,不停的燃烧和熄灭,不停的化为咳嗽,就像某个手足无措的掌心,借助远方,穿过一片杂乱的树丛和星空,穿过一道道山梁和无数春天。”可以说,在那刻,诗人的悲伤跃然纸上,让你不得不继续读他的诗,读他的想要依恋的女人。 

      他的诗有一种魔力,浑然天成,像迷人的小散文和迷你牌小小说,总是一段很自然的故事向你诉说着。曾经有一位诗人朋友说“我不能读诺源君的诗,读他的诗我心脏受不了”,所以读诺源君的诗歌首先得学会让自己内心变得坚强,这位诗人天性使然,承受不了诺源君诗歌的那种强烈的撞击力。 

       确实,诺源君诗歌的撞击力是强悍的,甚至是野蛮的。他以那种凌空而下、一倾而泄的气势,将整个诗歌情感砸下来,让你无以逃避,让你无形之中被他俘获,就像一个迷失的人走进他诗歌的圈套。所以,在一接触的刹那,有点像韩剧你一开篇就被那种紧张的剧情和美丽的男女吸引住的感觉,这便是诺源君的诗歌与一般的诗歌不同的地方,他浑然天成,原始质朴,却动人心魄。 

       诺源君和大多数写诗的诗人一样,历经和大多数诗人一样的过程,并没有受过正规的诗歌教育。我曾问他为什么有那么多的文才,他说这与他一生的阅读有关,因为年少时候,他父亲是一个从事鞭炮生产的业主,常常从外地整车拉回很多旧书,他就扎在那些旧书堆里,翻找出许多书籍,从儿童文学、少年文艺,到中外小说和诗歌,几乎包含所有体裁的写作文本。他每天除了学习,总会花很长时间去读书,可以想像那个扎在旧书堆中的农村孩子,在书堆中是一种怎样沉迷的姿态。 

       或许正因为他的自然生长,或者说是野蛮生长,有意无意摄取了文学养分,才有了今天这自然天成的诗歌。他的诗体语言像极了莎士比亚,因为他将莎翁的著作通读了一遍,莎翁的十四行诗沁入了他的骨髓,所以他浩瀚的“巴国神曲”,就采用了十四行诗体,其宏篇巨著,直逼莎翁。 

       读他的“巴国神曲”你会被他的气势与华彩震撼,你会读着读着觉得很累,因为那些丰富的意境和起伏的想象及超凡的韵律,让你一下子消化不了。而这犹如一支毒剂让你成瘾,在休息之后再慢慢捧读,这个让我读来都觉得费劲的诗章,真不知道他是如何写出来的。我问他“这些诗怎么写出来的?”他说:“我也不知道怎么写出来的。也许是坚持,是在一种内心油然而生的语言下,以一种诗人或者歌者的姿态,逼着自己去吟唱。” 

       确实,在那部长篇巨著的制作过程中,诗人在意境和语言及思想的重组中,那个忘我分裂的过程,精神一定是处于极致的颠疯状态,否则不可能有那么华彩的诗章,而这一状态的持续与把握不知道诗人花费了多少心力,需要多大的耐心去和寂寞、孤独、乏味为伍。 

       看看《行者之殇》中那些悲伤的文字,你想像不到诺源君外表是什么样子。我最初结识诺源文字,是在野夫文章《边城的诗歌遗风》初见诺源君的诗。后来约稿见到本人,那个小小的一脸街头小混的孩子居然是诺源君,让我差点笑了起来。再看《大地放歌》集中的《巴国神曲》和《行者之殇》,怎么都想像不出拥有巨大诗歌能量的诺源君,竟然是那么瘦瘦小小的孩子一般的人,与他实际相差甚远,像个愤世的小青年,但其实他已久经沧桑。 

       读着他那些悲伤的诗行,仿佛看着大地的孤独的情人独居星空,对着山川、河流和人世诉说:“这些天我深沉的体温居高不下,我一直在喊着你的名字,并祈望在月光下,有一段相依相偎的行走。”诗人的愿望是多么的沧桑又是多么的卑微,你读着这些文字,真的想哭。 

       在诗人万念俱灰的日子,那些告别、沉醉、决绝,甚至死亡的词汇一遍又一遍地出现在诗人的诗歌中。可以说,诗人是经历了一段几乎挣扎在死亡边缘的日子,我们的诗人没有生活来源和经济基础,甚至没有爱人,没有伴侣。而他眼里只有诗歌,只有一个落魄文人的状态——不,应该说诗人悲戚如是的生存状态。在他《离去》的诗歌里,他写道:如果你们赞同我的离去,请举起右手/或者用无记名投票的形式/在我的名字上划下交叉的符号/就像我孤单的来去/习惯于躺在某个漆黑的夜晚,躺在/旷野通达、冰凉而沉默的土地……我们差点少了一位优秀诗人,一位大诗人,好在诗人走出来了,将自己投身社会,为人类写作。 

       诺源君曾说,在2014年,将开始楚文化诗歌《楚魂》的写作,以史诗的形式诠释楚文化,怀念屈原——我们的诗歌始祖;在2015年,诗人将完成海子诗歌剧《太阳》的写作,以此纪念业已逝去的现代诗人——海子,并构成他诗歌人生写作的史诗三部曲(巴国神曲、楚魂、太阳)。国内已经很多年没有出现伟大的诗人了,我们期待一位诗人的横空出世,期待一位诗人能走向诗的顶峰。接下来的路还很长,诺源君——我们期待你的成功。          

责任编辑:朱峰

推荐阅读
相关文章
专题专栏
关于我们|网站介绍|管理团队|欢迎投稿|网站声明|联系我们|会员登录|
版权所有:土家族文化网 地址:北京市丰台区菜户营2号楼6单元601室
技术支持:北京瑞武陵峰文化发展中心 服务热线:15811366188 邮箱:649158369@qq.com
本网站部分资源来源于网络或书报杂志,版权归作者所有或者来源机构所有,如果涉及任何版权方面的问题,请与我们联系。
鄂ICP备08100481号-2号
版权所有:《土家族文化网》北京瑞武陵峰文化发展中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