传播土家族文化
传承土家族文明
传递土家族信息
传播土家族文化
传承土家族文明
传递土家族信息

土家野夫 人在江湖

时间:2020-03-20 15:28:59来源:土家族文化网作者:

                             作者:马秀莲  信息来源:新楚商


图为土家野夫在《乡关何处》书友会上。   朱峰   摄影

    郑世平这个名字,并不为太多人知晓。但是他的另一个名字——土家野夫,在文化届一直很活跃,因其写作者的身份,以及充满力量的微博言论。

  2012年,野夫散文集《乡关何处》荣登2012中国娇子新锐榜。这是一本以自身经历为主线,讲述亲人聚散离合的故事,童年和故乡是其关键词。如同他其它作品一样,野夫以一种悲悯的情怀,巧妙地化解着命运,试图以身边人的故事还原历史真相。

  有人将他奉为“最接近诺贝尔文学奖”的人,但他从不承认作家的身份,而自称“自由写作者”,只因在他的概念中,作家是体制内的头衔,而他属于江湖。

  但命运从来都是不由自主的,况乎身在江湖。

  1962年,从土家野夫出生在湖北利川的一个小镇时,“地主”祖父,“旧军阀”外祖父,“地主”父亲,“右派”母亲——这些标签成为悲沧命运的开始,童年的野夫是打架斗殴,无所不能的“孩子王”,似乎从一开始便预示着他将踏上一条“离经叛道”的道路。

  青年野夫离开家乡,进入武汉大学,师从易中天,视前武大校长刘道玉为恩公,在大学期间热衷创作诗歌。1988年毕业进入警界,后来又因同情某运动丢掉公职饭碗,1990年以泄露国家机密罪获刑六年。

  从国家机器沦为阶下囚,野夫遭遇了朋友背叛,亲人亡故。时至今日,即便曾经的朋友,湖北某著名作家示意和解,他拒绝,并发表公开信进行谴责。无法原谅的或许不是友谊本身,而是一种道不同不相为谋的原则使然。在后来的人生中,野夫亦是如此,不喜欢的饭局他只喝酒不说话,没有攻击性,但眼神犀利凛冽,淡然处之的做派让柴静等朋友心生敬畏。

  而在监狱的日子,野夫自嘲当上了这辈子最大的官职——大组长,在围墙之外曾力争的自由或尊严,在这里以另一种形式获得了满足:“我在里面获得了广泛的尊重,普通的尊重。”

  出狱之后,他和狱友仍然情如兄弟,也有素未谋面的警察在听说他后,在偶然遇见时敬一杯酒。他推崇江湖道义,也谙熟社会规则。

  为了生存,他出狱后,做过出版人,做编剧时因制片《玉观音》亦收获了一些荣誉。“我在写作之前,也是一个成功的商人。”他如此诠释过去。在商界,最为人熟知的莫过于他曾随从中国首富牟其中,身兼其秘书,牟其中后来入狱的牢房正是他当年蹲过的那一间。

  如今,已到知天命年纪的土家野夫,栖身云南,与书为伴,接待投缘者。野夫路见不平事,磨损胸中万古刀,这是他喜欢并追求的意境。他不止一次强调自己就是一个山里人、一个普通人,但是他胸中有一把刀,一种愤愤不平的情怀。所以虽大隐于市,却仍关心世外,言及政治民主。“只要能影响一部分人,哪怕只是一小撮,我都会去做。”

  2012年,野夫很忙,写书演讲。夜深人静时,他在微博中抒写愤怒,呼唤美好的大时代,在得到粉丝们的支持后,伴以一壶酒解孤独。

责任编辑
标签人物专访    
0

土家野夫 人在江湖

时间:2020-03-20 15:28:59

来源:土家族文化网

作者:

                             作者:马秀莲  信息来源:新楚商


图为土家野夫在《乡关何处》书友会上。   朱峰   摄影

    郑世平这个名字,并不为太多人知晓。但是他的另一个名字——土家野夫,在文化届一直很活跃,因其写作者的身份,以及充满力量的微博言论。

  2012年,野夫散文集《乡关何处》荣登2012中国娇子新锐榜。这是一本以自身经历为主线,讲述亲人聚散离合的故事,童年和故乡是其关键词。如同他其它作品一样,野夫以一种悲悯的情怀,巧妙地化解着命运,试图以身边人的故事还原历史真相。

  有人将他奉为“最接近诺贝尔文学奖”的人,但他从不承认作家的身份,而自称“自由写作者”,只因在他的概念中,作家是体制内的头衔,而他属于江湖。

  但命运从来都是不由自主的,况乎身在江湖。

  1962年,从土家野夫出生在湖北利川的一个小镇时,“地主”祖父,“旧军阀”外祖父,“地主”父亲,“右派”母亲——这些标签成为悲沧命运的开始,童年的野夫是打架斗殴,无所不能的“孩子王”,似乎从一开始便预示着他将踏上一条“离经叛道”的道路。

  青年野夫离开家乡,进入武汉大学,师从易中天,视前武大校长刘道玉为恩公,在大学期间热衷创作诗歌。1988年毕业进入警界,后来又因同情某运动丢掉公职饭碗,1990年以泄露国家机密罪获刑六年。

  从国家机器沦为阶下囚,野夫遭遇了朋友背叛,亲人亡故。时至今日,即便曾经的朋友,湖北某著名作家示意和解,他拒绝,并发表公开信进行谴责。无法原谅的或许不是友谊本身,而是一种道不同不相为谋的原则使然。在后来的人生中,野夫亦是如此,不喜欢的饭局他只喝酒不说话,没有攻击性,但眼神犀利凛冽,淡然处之的做派让柴静等朋友心生敬畏。

  而在监狱的日子,野夫自嘲当上了这辈子最大的官职——大组长,在围墙之外曾力争的自由或尊严,在这里以另一种形式获得了满足:“我在里面获得了广泛的尊重,普通的尊重。”

  出狱之后,他和狱友仍然情如兄弟,也有素未谋面的警察在听说他后,在偶然遇见时敬一杯酒。他推崇江湖道义,也谙熟社会规则。

  为了生存,他出狱后,做过出版人,做编剧时因制片《玉观音》亦收获了一些荣誉。“我在写作之前,也是一个成功的商人。”他如此诠释过去。在商界,最为人熟知的莫过于他曾随从中国首富牟其中,身兼其秘书,牟其中后来入狱的牢房正是他当年蹲过的那一间。

  如今,已到知天命年纪的土家野夫,栖身云南,与书为伴,接待投缘者。野夫路见不平事,磨损胸中万古刀,这是他喜欢并追求的意境。他不止一次强调自己就是一个山里人、一个普通人,但是他胸中有一把刀,一种愤愤不平的情怀。所以虽大隐于市,却仍关心世外,言及政治民主。“只要能影响一部分人,哪怕只是一小撮,我都会去做。”

  2012年,野夫很忙,写书演讲。夜深人静时,他在微博中抒写愤怒,呼唤美好的大时代,在得到粉丝们的支持后,伴以一壶酒解孤独。

责任编辑:

推荐阅读
相关文章
专题专栏
关于我们|网站介绍|管理团队|欢迎投稿|网站声明|联系我们|会员登录|
版权所有:土家族文化网 地址:北京市丰台区菜户营2号楼6单元601室
技术支持:北京瑞武陵峰文化发展中心 服务热线:15811366188 邮箱:649158369@qq.com
本网站部分资源来源于网络或书报杂志,版权归作者所有或者来源机构所有,如果涉及任何版权方面的问题,请与我们联系。
鄂ICP备08100481号-2号
版权所有:《土家族文化网》北京瑞武陵峰文化发展中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