传播土家族文化
传承土家族文明
传递土家族信息
传播土家族文化
传承土家族文明
传递土家族信息

张蟒子搞生意(一)

时间:2020-03-20 15:28:58来源:土家族文化网作者:罗福东

土家山寨,一亩地,八分山,半分土,一分半水田,一年劳作,除却开支,所剩所几。改革尚未开放,一家老小,起早贪黑,勤扒苦做,一年到头,缺衣少吃,生活凄苦。有谚为证:喂个猪儿好过年,喂个鸡子吃油盐,种点田地混个肚儿圆。要是碰上灾荒年成,一屋大小,半旬不见油荤。家家锅里,老少碗中,一色洋芋,有道是:早上金苹果,中午马尔科,黑哒洋芋片片掺汤喝。

 

      张蟒子做生意,也是这年头年景逼出来的。

 

       要说张蟒子,身上除了爱开点玩笑,占点嘴巴便宜,在秤上占便宜,说话不大逗人着外,吃得苦耐得劳,绊得皮是两娘母赶场-----没得卵弹扯的。

 

       活龙坪,被外面戏称为湖北咸丰的西伯利亚。其实很多人并不知道西伯利亚的意思。这里交通不便,信息闭塞,重重山峦,道道恶岭。头层鸡叫,翻身起床,摸黑赶路。打起麻子眼走到公路边,亮起两个牛卵子般大车灯的客车早已满座,任你如同孙猴儿般“师傅师傅”喊个亲甜,嘴里含着卡多长截顶脑壳叶子烟的客车司机都会送你五个字:“打你鸡巴张”。客车只有两三台,三天一小修,十天一大修,在沙石路上滚动,不会比那拉石头的神牛二五拖拉机舒服,从活龙坐到咸丰,颠簸崎岖的公路定能让你屁股痛上两三天,肯头散架。再者,活龙唯一能通向外界的公路就这么一条,即使有日天的本事也飞不出去,没办法,好比两个狗子刚交尾,蔫头搭脑又回到屋里。司机不停车,进城办事,你又得明天早上打早起床再来等车。

 

       别看张蟒子现在骑个麻木车儿,赶场上街跑得风鸡巴快,当年学做生意的时候,造孽得象卵形。那时张蟒子初中要读毕业了,一屋大小要吃要穿。张蟒子老汉招集全家开会,举手表决关于张蟒子是否还需要继续读书?家人都支持张蟒子继续读书,他老汉也各搞毛哒,来了个一票否决,要张蟒子跟倒他学做生意。

 

       土家一怪,面条当菜。

 

       当年张蟒子屋老汉做的生意,就是从利川市沙溪乡挑面条回活龙坪,回屋里后把面条改垮,重新进行第二次包装。在沙溪挑的面条,一把两斤足秤。经过张蟒子老汉改把后,把旧报纸,旧书,旧纸壳糊得厚厚的拿来包面条,一把面条壳壳都有三两重。同时经过分把后的面条,真正就面条的尽重不超过1斤6两。活龙坪一带不当出小麦,即使部分地略有种植,产量不高,麦子像老鼠屎大颗颗的,子粒不饱满,没得好多淀粉,加工面条工艺落后,面条出来,黑漆马拱的,没有卖相。到后来,活龙坪一带渐渐地就没有人种植小麦了。土家人喜爱面条,有客到来,割点瘦腊肉,炸点茶叶子,掺汤下碗面条,放点大蒜叶子,端到桌子上,瘦腊肉油茶汤下面条成了土家人待客的佳肴。外地人来,吃早饭都是搞面条,成了土家餐桌好菜。土家一怪,面条当菜也就不足为奇了。

 

       到沙溪挑面条到活龙坪、到茅坝,到河坎上,还是到八家台,要的是体力,还要有点小本钱。当年山寨人家穷,做面条生意,只要50块钱的本钱都要杀同200多斤重的大肥猪卖哒才拿得出来。

 

       利川沙溪一带,盛产小麦,加工业也较为发达,所加工的面条较白,厚度适中,下锅耐煮,麦香味浓,深得山寨乡民喜爱。当年赶生拜年,花背篼儿头,青藤篼篼头放的就是一把面条,一个用打吊针的葡萄糖瓶子装的一斤白酒。家庭好点的人家,还放点鸡蛋,人情厚实点的,两把面条,两斤白酒,二十个鸡蛋,这算嫡手亲戚。

 

       张蟒子还不满14岁,身高就有他老汉耳门子高了。虽然身子单薄,但处于青春期,力气也有点。从张蟒子的家到沙溪,要经过干河沟,落水洞,出水洞,岸坎,再到沙溪。往返路程估计有60公里左右。

 

       正是三月天气,不冷不热。早上四点多钟,张蟒子被他老汉把耳朵扯起几多长才起来。在一阵连一阵的哈欠中,迷迷糊糊地把鼎罐架在三脚上,搞把杉木丫烧点热水洗了把脸,细娃家没出过无门,好奇的很,听说要到沙溪赶场,兴奋胜过了瞌睡。吃早饭时,张蟒子老汉就给他说,几十里路,要吃饱点。早餐并不丰富,两碗现洋芋饭,再加一碗茶叶子汤。年青就是好,皮拉扑噜几哈就下了肚。

 

       山间三月露水重,春草刚发,草尖上颗颗水珠,晶莹剔透,充满生机。没走多远,张蟒子的一双解放鞋就湿透了。解放鞋里头的汗汁和泥土面面被露水打湿了格外的滑,毕竟是第一次走远路,没有经验,也充满好奇,那怕左一步大脚趾拇从破鞋洞洞头彪出来,右一步脚后根顶的青痛,但一直紧跟他老汉,一会儿前,一会儿后,紧跟慢跑,不得落后,才走不到二十里地,张蟒子就喊支不住了。这个时候,张蟒子开始后悔,给狗日的,坐在教室里,还可以打瞌睡,写张小纸条条给坐在课桌前蟒子喜欢的乖姑娘,或者用胶圈弹纸砣砣悄悄打老师,硬是比走这长路轻松安逸些。

 

       三十六道水里穿,七十二道脚不干。

 

       水里穿,从河坎上下街开始朝沙溪方向出发,一路瀑布飞泻,溅玉飞珠。山里春上雨水多,山涧溪水易涨易消。况且山路陡峭,崖悬坎高,过往行人不得不从岩嵌里路过,岩嵌外瀑布悬挂,偶尔山风一吹,水流飘动,路人运气不好时,从头至脚,找不到塌干地方,一身上下区瓜湿。

 

       山里溪河,九弯十八拐,一路顺山脚弯曲延伸。涨水时节,磉墩被淹,涉水而过,才起脚,又得下水,一直如此前行,一双脚被泡得发白,细沙进入鞋里,躁脚不过,把脚上水泡磨破,又痒又痛,怪鸡巴难受。

 

       长不过路,短不过年。张蟒子就这样跟倒他老汉,一会儿水里穿,一会儿河里淌,早上四点多钟出门,下朝门,走干洞,穿水洞,过岸坎,爬百步天梯。到上午将近12点的时,太阳对到脑壳晒,两爷子盼蛮赶到了沙溪街上。

 

       沙溪街上,人来人往,闹热不过。一条T字街,数十栋木房子。山民往来,各易自家土特产,公平易货,民风淳朴。

 

       沙溪街上,张蟒子老汉与谭家面条店是老熟人,每次张蟒子老汉都是在谭家屋挑面条,由于路程远,坎坡多,虽然张蟒子老汉力气大,必定单向也有80多里的路程,所以每次张蟒子老汉也只挑了80斤左右地面条,用尿素口袋装好,搞根牛索子捆了又捆,一条竹木扁担压上肩头,一路晃晃悠悠,迈着小步爬坡下坎,涉水过河。鸡叫头层出门,半夜十二点拢屋。这条路,张蟒子老汉一走就是二十年,如今十四岁的张蟒子今天跟着他的老汉也走上了这条路。在张蟒子的心中,默默地在想,这条路,我要走多久,走多少次?

 

      “紧倒起看你妈了给批滴”耳旁一声嘶吼,吓得张蟒子两颗卵子米上颗下颗的簸,尿筋都各差点闪倒了。这时的张蟒子才想起小学时候老师教的成语:“忐忑不安”的真正含义。

 

       原来,张蟒子跟在他老汉屁股后头,到下场口的冷家餐馆吃饭,走过一家名叫姐妹的理发店门口时。看到里头两个姑娘娃在给别人理发。有点稀奇的是,她们手中拿的不是张蟒子平时在坎上大表伯屋用的剪刀,也不是在弯弯头田老师屋用的手推剪,而是一个黑坨坨,插根电线,往别个脑壳上一放,呜呜地齐式响,头发就各剪脱了。张蟒子不晓得这是电剪,只觉得有些怪怪的,用电剪头发,不怕被电打倒蛮?同时张蟒子也在默(思考),这两个剪头发的,长得不大象,但年纪也最多十七八岁的样子。特别是高的那个,穿条黑色的一步裙,屁股丫丫跟前还专门剪了个燕尾巴。张蟒子当时就在想,要是日马我这批棕疙篼脑壳也来让她剪哈就好了。坎上大表伯每回给他剃头发,不是三七分,就是木碗盖。一条围在颈子上的毛巾也是黑漆马拱的,打点清江牌肥皂一洗就完事。剪断的头发落在颈子头,痒又痒不过,抖也抖不脱。此时张蟒子还想到了另一层意思,她穿的一步裙,要是脱的话,是从上身捞还是从下身扯呢?不知不觉,张蟒子在门口各看立到(呆)了。张蟒子老汉走了老远,后头没听到脚步声和说话声,觉得有点不对头,回头一看张蟒子呆头呆脑的站在理发店门口,气不打一处来,使起劲吼了句。

 

       挨了吼,张蟒子蔫头搭脑地跟在他老汉屁股后头,各人就在想,批老汉,你吼个卵啊你。你来得多,看得多。我站起看哈都不得行,下次我一个人来的时候,我硬是要到这家理发店来剪哈头发。细细打打的好生看哈两个乖姑娘到底是搞么子批枪壳在剪头发。

 

       沙溪街上的冷家餐馆,在沙溪街上一带来说还是有点名气。当年从包产到户,允许私有制架势,坐在街上的冷家屋又把祖传的行当家式搬了出来,才开了这家店。

 

       张蟒子当时就在想,这第一回来沙溪赶场,老汉肯定要给他端个盘子吃哈。想到这里,张蟒子吞了口清口水。长这么大,上街他从来没端过盘子吃,一个盘子要五角。炒个白菜,或者豆芽,只要8分。

 

      “煮两碗绿豆粉,盐莫放多了。”听到这句话,张蟒子算是绝望了。走了几十里路,就吃碗绿豆粉,回去还得挑面条呢,挑得起个卵子捶捶。

 

       没得法,各人没当家,不过转过来想,比在屋里吃光洋芋要好些,管他妈批滴哦,先逮饱哒再说。张蟒子与老汉坐在一起等绿豆粉的这当头,眼尖的张蟒子看到了令他一生都回味的生活镜头。

 

       一个长点山羊胡子的老头子,大约七十来岁,坐在另一张桌子上,面前放了个沙炉子,从灶孔头撮一铲红火石放在里头,沙炉子上头架个锅儿,炖的猪脚杆和洋芋坨坨。这老汉掂坨猪脚杆肉,在当门蘸水碗里蘸哈了,在碗边边轻轻一磕,再慢慢送到嘴里,慢慢吞下去了,又慢慢端起杯子,轻轻喝口苞谷烧酒。这讲究吃着的动作和一锅儿的猪脚杆肉,让张蟒子在心底了有追求的方向和生活的目标了。狗日的批老汉,你莫稀壳我,等我学会做生意有钱了,我天天顿顿搞猪脚杆吃,气死你个批老格蔸报秧老汉。

 

       想到这些,绿豆粉了端了上来,恨着气,张蟒子三下五除二,几大口就把这碗绿豆粉逮完了。

 

       因为是大姑娘嫁人头一回走这么远的路,张蟒子老汉只给他挑了二十斤面条,外搭一个花背篼儿和一个青藤蔸蔸。估计最多也就二十二三斤的样子。张蟒子当时心里就在想,给我这点点,赚得到卵滴个钱,我看是卵子吊在面前,应该多买点面条撒。

 

       想归想,做归做,张蟒子也觉得那么远的路,打同甩手都支不住,要是搞多哒怕挑不拢屋,还是乖乖地顺从他老汉的意见,两爷子抡起竹扁担挑起东西就上路,往活龙坪方向回敢。(待续)

责任编辑
标签作品赏读    
0

张蟒子搞生意(一)

时间:2020-03-20 15:28:58

来源:土家族文化网

作者:罗福东

土家山寨,一亩地,八分山,半分土,一分半水田,一年劳作,除却开支,所剩所几。改革尚未开放,一家老小,起早贪黑,勤扒苦做,一年到头,缺衣少吃,生活凄苦。有谚为证:喂个猪儿好过年,喂个鸡子吃油盐,种点田地混个肚儿圆。要是碰上灾荒年成,一屋大小,半旬不见油荤。家家锅里,老少碗中,一色洋芋,有道是:早上金苹果,中午马尔科,黑哒洋芋片片掺汤喝。

 

      张蟒子做生意,也是这年头年景逼出来的。

 

       要说张蟒子,身上除了爱开点玩笑,占点嘴巴便宜,在秤上占便宜,说话不大逗人着外,吃得苦耐得劳,绊得皮是两娘母赶场-----没得卵弹扯的。

 

       活龙坪,被外面戏称为湖北咸丰的西伯利亚。其实很多人并不知道西伯利亚的意思。这里交通不便,信息闭塞,重重山峦,道道恶岭。头层鸡叫,翻身起床,摸黑赶路。打起麻子眼走到公路边,亮起两个牛卵子般大车灯的客车早已满座,任你如同孙猴儿般“师傅师傅”喊个亲甜,嘴里含着卡多长截顶脑壳叶子烟的客车司机都会送你五个字:“打你鸡巴张”。客车只有两三台,三天一小修,十天一大修,在沙石路上滚动,不会比那拉石头的神牛二五拖拉机舒服,从活龙坐到咸丰,颠簸崎岖的公路定能让你屁股痛上两三天,肯头散架。再者,活龙唯一能通向外界的公路就这么一条,即使有日天的本事也飞不出去,没办法,好比两个狗子刚交尾,蔫头搭脑又回到屋里。司机不停车,进城办事,你又得明天早上打早起床再来等车。

 

       别看张蟒子现在骑个麻木车儿,赶场上街跑得风鸡巴快,当年学做生意的时候,造孽得象卵形。那时张蟒子初中要读毕业了,一屋大小要吃要穿。张蟒子老汉招集全家开会,举手表决关于张蟒子是否还需要继续读书?家人都支持张蟒子继续读书,他老汉也各搞毛哒,来了个一票否决,要张蟒子跟倒他学做生意。

 

       土家一怪,面条当菜。

 

       当年张蟒子屋老汉做的生意,就是从利川市沙溪乡挑面条回活龙坪,回屋里后把面条改垮,重新进行第二次包装。在沙溪挑的面条,一把两斤足秤。经过张蟒子老汉改把后,把旧报纸,旧书,旧纸壳糊得厚厚的拿来包面条,一把面条壳壳都有三两重。同时经过分把后的面条,真正就面条的尽重不超过1斤6两。活龙坪一带不当出小麦,即使部分地略有种植,产量不高,麦子像老鼠屎大颗颗的,子粒不饱满,没得好多淀粉,加工面条工艺落后,面条出来,黑漆马拱的,没有卖相。到后来,活龙坪一带渐渐地就没有人种植小麦了。土家人喜爱面条,有客到来,割点瘦腊肉,炸点茶叶子,掺汤下碗面条,放点大蒜叶子,端到桌子上,瘦腊肉油茶汤下面条成了土家人待客的佳肴。外地人来,吃早饭都是搞面条,成了土家餐桌好菜。土家一怪,面条当菜也就不足为奇了。

 

       到沙溪挑面条到活龙坪、到茅坝,到河坎上,还是到八家台,要的是体力,还要有点小本钱。当年山寨人家穷,做面条生意,只要50块钱的本钱都要杀同200多斤重的大肥猪卖哒才拿得出来。

 

       利川沙溪一带,盛产小麦,加工业也较为发达,所加工的面条较白,厚度适中,下锅耐煮,麦香味浓,深得山寨乡民喜爱。当年赶生拜年,花背篼儿头,青藤篼篼头放的就是一把面条,一个用打吊针的葡萄糖瓶子装的一斤白酒。家庭好点的人家,还放点鸡蛋,人情厚实点的,两把面条,两斤白酒,二十个鸡蛋,这算嫡手亲戚。

 

       张蟒子还不满14岁,身高就有他老汉耳门子高了。虽然身子单薄,但处于青春期,力气也有点。从张蟒子的家到沙溪,要经过干河沟,落水洞,出水洞,岸坎,再到沙溪。往返路程估计有60公里左右。

 

       正是三月天气,不冷不热。早上四点多钟,张蟒子被他老汉把耳朵扯起几多长才起来。在一阵连一阵的哈欠中,迷迷糊糊地把鼎罐架在三脚上,搞把杉木丫烧点热水洗了把脸,细娃家没出过无门,好奇的很,听说要到沙溪赶场,兴奋胜过了瞌睡。吃早饭时,张蟒子老汉就给他说,几十里路,要吃饱点。早餐并不丰富,两碗现洋芋饭,再加一碗茶叶子汤。年青就是好,皮拉扑噜几哈就下了肚。

 

       山间三月露水重,春草刚发,草尖上颗颗水珠,晶莹剔透,充满生机。没走多远,张蟒子的一双解放鞋就湿透了。解放鞋里头的汗汁和泥土面面被露水打湿了格外的滑,毕竟是第一次走远路,没有经验,也充满好奇,那怕左一步大脚趾拇从破鞋洞洞头彪出来,右一步脚后根顶的青痛,但一直紧跟他老汉,一会儿前,一会儿后,紧跟慢跑,不得落后,才走不到二十里地,张蟒子就喊支不住了。这个时候,张蟒子开始后悔,给狗日的,坐在教室里,还可以打瞌睡,写张小纸条条给坐在课桌前蟒子喜欢的乖姑娘,或者用胶圈弹纸砣砣悄悄打老师,硬是比走这长路轻松安逸些。

 

       三十六道水里穿,七十二道脚不干。

 

       水里穿,从河坎上下街开始朝沙溪方向出发,一路瀑布飞泻,溅玉飞珠。山里春上雨水多,山涧溪水易涨易消。况且山路陡峭,崖悬坎高,过往行人不得不从岩嵌里路过,岩嵌外瀑布悬挂,偶尔山风一吹,水流飘动,路人运气不好时,从头至脚,找不到塌干地方,一身上下区瓜湿。

 

       山里溪河,九弯十八拐,一路顺山脚弯曲延伸。涨水时节,磉墩被淹,涉水而过,才起脚,又得下水,一直如此前行,一双脚被泡得发白,细沙进入鞋里,躁脚不过,把脚上水泡磨破,又痒又痛,怪鸡巴难受。

 

       长不过路,短不过年。张蟒子就这样跟倒他老汉,一会儿水里穿,一会儿河里淌,早上四点多钟出门,下朝门,走干洞,穿水洞,过岸坎,爬百步天梯。到上午将近12点的时,太阳对到脑壳晒,两爷子盼蛮赶到了沙溪街上。

 

       沙溪街上,人来人往,闹热不过。一条T字街,数十栋木房子。山民往来,各易自家土特产,公平易货,民风淳朴。

 

       沙溪街上,张蟒子老汉与谭家面条店是老熟人,每次张蟒子老汉都是在谭家屋挑面条,由于路程远,坎坡多,虽然张蟒子老汉力气大,必定单向也有80多里的路程,所以每次张蟒子老汉也只挑了80斤左右地面条,用尿素口袋装好,搞根牛索子捆了又捆,一条竹木扁担压上肩头,一路晃晃悠悠,迈着小步爬坡下坎,涉水过河。鸡叫头层出门,半夜十二点拢屋。这条路,张蟒子老汉一走就是二十年,如今十四岁的张蟒子今天跟着他的老汉也走上了这条路。在张蟒子的心中,默默地在想,这条路,我要走多久,走多少次?

 

      “紧倒起看你妈了给批滴”耳旁一声嘶吼,吓得张蟒子两颗卵子米上颗下颗的簸,尿筋都各差点闪倒了。这时的张蟒子才想起小学时候老师教的成语:“忐忑不安”的真正含义。

 

       原来,张蟒子跟在他老汉屁股后头,到下场口的冷家餐馆吃饭,走过一家名叫姐妹的理发店门口时。看到里头两个姑娘娃在给别人理发。有点稀奇的是,她们手中拿的不是张蟒子平时在坎上大表伯屋用的剪刀,也不是在弯弯头田老师屋用的手推剪,而是一个黑坨坨,插根电线,往别个脑壳上一放,呜呜地齐式响,头发就各剪脱了。张蟒子不晓得这是电剪,只觉得有些怪怪的,用电剪头发,不怕被电打倒蛮?同时张蟒子也在默(思考),这两个剪头发的,长得不大象,但年纪也最多十七八岁的样子。特别是高的那个,穿条黑色的一步裙,屁股丫丫跟前还专门剪了个燕尾巴。张蟒子当时就在想,要是日马我这批棕疙篼脑壳也来让她剪哈就好了。坎上大表伯每回给他剃头发,不是三七分,就是木碗盖。一条围在颈子上的毛巾也是黑漆马拱的,打点清江牌肥皂一洗就完事。剪断的头发落在颈子头,痒又痒不过,抖也抖不脱。此时张蟒子还想到了另一层意思,她穿的一步裙,要是脱的话,是从上身捞还是从下身扯呢?不知不觉,张蟒子在门口各看立到(呆)了。张蟒子老汉走了老远,后头没听到脚步声和说话声,觉得有点不对头,回头一看张蟒子呆头呆脑的站在理发店门口,气不打一处来,使起劲吼了句。

 

       挨了吼,张蟒子蔫头搭脑地跟在他老汉屁股后头,各人就在想,批老汉,你吼个卵啊你。你来得多,看得多。我站起看哈都不得行,下次我一个人来的时候,我硬是要到这家理发店来剪哈头发。细细打打的好生看哈两个乖姑娘到底是搞么子批枪壳在剪头发。

 

       沙溪街上的冷家餐馆,在沙溪街上一带来说还是有点名气。当年从包产到户,允许私有制架势,坐在街上的冷家屋又把祖传的行当家式搬了出来,才开了这家店。

 

       张蟒子当时就在想,这第一回来沙溪赶场,老汉肯定要给他端个盘子吃哈。想到这里,张蟒子吞了口清口水。长这么大,上街他从来没端过盘子吃,一个盘子要五角。炒个白菜,或者豆芽,只要8分。

 

      “煮两碗绿豆粉,盐莫放多了。”听到这句话,张蟒子算是绝望了。走了几十里路,就吃碗绿豆粉,回去还得挑面条呢,挑得起个卵子捶捶。

 

       没得法,各人没当家,不过转过来想,比在屋里吃光洋芋要好些,管他妈批滴哦,先逮饱哒再说。张蟒子与老汉坐在一起等绿豆粉的这当头,眼尖的张蟒子看到了令他一生都回味的生活镜头。

 

       一个长点山羊胡子的老头子,大约七十来岁,坐在另一张桌子上,面前放了个沙炉子,从灶孔头撮一铲红火石放在里头,沙炉子上头架个锅儿,炖的猪脚杆和洋芋坨坨。这老汉掂坨猪脚杆肉,在当门蘸水碗里蘸哈了,在碗边边轻轻一磕,再慢慢送到嘴里,慢慢吞下去了,又慢慢端起杯子,轻轻喝口苞谷烧酒。这讲究吃着的动作和一锅儿的猪脚杆肉,让张蟒子在心底了有追求的方向和生活的目标了。狗日的批老汉,你莫稀壳我,等我学会做生意有钱了,我天天顿顿搞猪脚杆吃,气死你个批老格蔸报秧老汉。

 

       想到这些,绿豆粉了端了上来,恨着气,张蟒子三下五除二,几大口就把这碗绿豆粉逮完了。

 

       因为是大姑娘嫁人头一回走这么远的路,张蟒子老汉只给他挑了二十斤面条,外搭一个花背篼儿和一个青藤蔸蔸。估计最多也就二十二三斤的样子。张蟒子当时心里就在想,给我这点点,赚得到卵滴个钱,我看是卵子吊在面前,应该多买点面条撒。

 

       想归想,做归做,张蟒子也觉得那么远的路,打同甩手都支不住,要是搞多哒怕挑不拢屋,还是乖乖地顺从他老汉的意见,两爷子抡起竹扁担挑起东西就上路,往活龙坪方向回敢。(待续)

责任编辑:

推荐阅读
相关文章
专题专栏
关于我们|网站介绍|管理团队|欢迎投稿|网站声明|联系我们|会员登录|
版权所有:土家族文化网 地址:北京市西城区如意里3号楼1单元151室
技术支持:北京瑞武陵峰文化发展中心 服务热线:15811366188 邮箱:649158369@qq.com
本网站部分资源来源于网络或书报杂志,版权归作者所有或者来源机构所有,如果涉及任何版权方面的问题,请与我们联系。
京ICP备13015328号-2 鄂ICP备08100481号-2
版权所有:《土家族文化网》北京瑞武陵峰文化发展中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