传播土家族文化
传承土家族文明
传递土家族信息
传播土家族文化
传承土家族文明
传递土家族信息

土家族作家冉云飞《给你爱的人以自由》新书出版发行

时间:2020-03-20 15:28:59来源:土家族文化网作者:

                      作者:朱峰  信息来源:土家族文化网


《给你爱的人以自由》新书签售在北京万圣书园现场。  朱峰  摄影


作家冉云飞谈教育。  朱峰  摄影


嘉宾慕容雪村在现场。   朱峰  摄影


冉云飞在给参加书友会的小朋友现场签售。  朱峰   摄影

    127日下午2时半,土家才子冉云飞《给你爱的人以自由》新书签售在北京万圣书园举行。本次活动由腾讯《大家》栏目和万圣书园联合举办,来自冉云飞的书迷、粉丝、家长等50余名参加活动,著名的网络作家慕容雪村做为特邀嘉宾出席活动并与冉云飞就本书进行了探讨,冉云飞回答了书迷的提问,阐述了他对中国教育和孩子培养的看法。发布会结束后举行了新书签售。

    《给你爱的人以自由》作者自序:

当我们说爱自己孩子的时候,为人父母的我们真的知道自己在说什么吗?也许很多父母一生都没有想过这样的问题。你甚至会问,这问题重要么?我也没有唯一答案贡献给你捡便宜。但若是我们对心理学家大卫?埃尔凯特所说的话有所了解,也许你能发现一点自己的问题:“无论一个人的生活环境如何,当好父母,最基本的是要给孩子两样东西:根和翅膀”。

根是什么呢?就是真正的家庭之爱。什么是真正的家庭之爱?那就是父母给孩子快乐,无条件地接纳孩子。有人一看无条件接纳孩子,就皱眉头。无条件不是放弃了父母的教育之责了吗?这样的二元对立思维,已成为我们不少人的内在痼疾。养儿防老、光宗耀祖的育子观念,至今仍在中国相当盛行,这固然有制度和政府不作为的原因。但我们父母把育子当作投入与产出的生意经来念的想法,依旧很强旺。由于有这样的观念,我们的爱中就有很多逼迫、强加,到处充溢着不尊重、不平等,并以自己的经验来代替子女自身的选择。

换言之,不管子女出色与否,不管他是否“输”在起跑线上,我们都要爱他们,接纳他们。不能以势利的眼光来看待自己的儿女,养儿防老、光宗耀祖这样的家庭育子观念,到了必须抛弃的时刻。养老要靠良好的社会赡养系统的建立,为人父母者要在这方面努力,而不是打子女的主意,在养老上对他们加以强求。改善这样的家庭关系,我们的家庭之爱才会变得文明而正常。有文明而正常的家庭关系,我们对子女的爱,才不会掺杂那种不必要不得体的、强加与逼迫的私念。更进一步地说,有了良好的家庭之爱,孩子才真正有根的感觉。哪怕孩子历经千辛万苦,还是依然能体会和感受父母曾给他的大爱。那种内心无比柔软的爱,会内化为他骨血的一部分,生生不息,就像树之根深叶茂一样,很有安全感。

至于什么是翅膀,我想大家都非常清楚了。那就要给孩子以自由,尊重他的选择。这一点说来容易,做起来却远非易事。所谓说来容易,是很少有谁公然反对自由,但对自由的曲解在我们这里却有极其广袤的土壤。以为给孩子自由,就是叫他百事可为,没有比这对自由更粗鄙更污名化的说法了。具体到对待孩子的自由,那就是尽量尊重他们的选择,因为他是他自己,而不是其他任何人,没有谁能代替他自己面对复杂而多变的生活。他也用不着去复制谁的人生,哪怕是爱因斯担、华盛顿、马尔克斯的人生,也没有必要去当跟屁虫。容我说一句狠话,那就是不懂自由的父母,也无法懂得真正的爱。爱与自由,根与翅膀,有着千丝万缕的内在联系。

我们很多时候,把生活只当作是竞争,甚至把竞争当成是生活的全部。生活免不了竞争,但竞争只是我们生活的一部分。这就像你一生都要走路,但跑步甚至通过跑步争个输赢,与走路相比并不是常态。舍走路这样的生活常态,而把跑步争个输赢当成是生活的重心,甚至是一生追求的目标,其愚不可及,不证自明。但很多父母把出人头地、成为人上人当作自己教育子女的不二法门,认为只能如此才算“成功”。为什么不做个踏实的普通人,非得要去做“人上人”呢?在人上面,骑在人的头上,不平等待人,成王败寇的变态成功学在吾国有深厚的土壤。这样的人一辈子都不曾想起过作家王小波的话:一个人拥有此生是不够的,还要拥有诗意的世界。

人生在世,活一天少天,每个人都是向死而生,因此人生是一段走向死亡的旅程,我们必须坦然地面对这一切。但在走这一段旅程的过程中,有众多的风景与人物,值得我们一起共同走过这一段,我们的孩子就是我们最好的陪伴人。在这过程中,我们重新认识自己懵懂无知的童年,忆起自己曾得父母的关爱,我们在传递这古老而永不消亡的浓浓爱意。我深知在我们这个国家,教育问题特别多,与其站在岸边抱怨,不如我们一起来改变它。即便我们做不到改变教育本身,为人父母也应该从改变自己开始。改变世界很难,改变他人不易,改变自己却相对容易。如果你不想用自己的改变来作见证,单想改变别人包括自己的孩子,那多半就会变成一种不得体的强加和逼迫。在我看来,父母的身教胜过言传,知行合一,会在教育孩子的时候显示出它无穷的浸润力量。经常有人抱怨我是爱孩子的,可是他为什么不领情呢?我觉得除了爱的不得体强加和愿望转嫁外,记住心理学家弗罗姆怎么说,或许不无裨益:“最困难的一种爱,就是对我们自己孩子的爱,因为整个目的就是爱他们,以便他们可以离开我们,接管他们自己的生活,自由地选择他们的想法和行动。”

“给你爱的人以自由”这个书名是袭用著名经济学家茅于轼先生的成句,我非常喜欢其体现出来的湛深理念。自由本不是他人给的,而是人自己应该拥有的。但对于为人父母者来说,在子女心智和身体都不成熟的时候,对子女都应该有“给你爱的人以自由”的心态,尊重子女的选择,培养他独立的人格,才能学习成为一个好父母。再者,为人父母不只是让孩子吃饱穿暖,受良好的教育,而且不能把不自由的生活,不负责任传递给子女,这是对“给你爱的人以自由”更加积极意义上的深透理解。尽管“给你爱的人以自由”之路漫长遥远,但我们为人父母者却不能不做出自己的努力。

《给你爱的人以自由》是我十几年来关于教育的文章的不完全结集,小至自己孩子,大到国家教育制度,我都有一点自己的思考。没有我的女儿,不会损伤我对教育本质的深度理解,但却会缺少理解教育的感性和温度,因此我要感谢爱女给我纠错和重新认识自己的机会,有你陪伴我和妈妈走完余下的人生风景,真是人生大妙之事。本序写作时,相识才一年多的父亲正在重症监护室与病魔做艰苦之抗争。我期望他走过死亡的幽谷,获得重生。生命的美妙可以让我们承受的苦难和不如意的遭际,变得如此丰富多彩,所以我要感谢父母给我以生命。谨以此书献给命运多舛、墓有宿草的先慈,期待奇迹出现、获得重生的父亲。

(《给你爱的人以自由》,冉云飞著,中国发展出版社2013年2月版)

链接:

冉云飞,男,土家族,著名青年学者,作家,1965年生于重庆酉阳,八七年毕业于四川大学中文系。著有《尖锐的秋天:里尔克》(1997);《陷阱里的先锋:博尔赫斯》(1998);《阳光与玫瑰花的敌人》(1998);《手抄本的流亡》(1998);《从历史的偏旁进入成都》(1999);《庄子我说》(2001);《冉云飞诗歌选》(2004);《像唐诗一样生活》(2005)等书。主编《2004网络写作》(2005)、《2005网络写作》(2006)。其学术随笔《庄子使我上瘾的几个理由》,入选高中语文教材。 九十年代初,四川省文联领导曾将“学问流沙河,写戏魏明伦,做诗张新泉,文章冉云飞”并称为“川军四杰”;川中文坛宿儒流沙河则夸奖冉云飞“广猎深搜,旁通侧悟,完成了作家向学者的腾跳,飞起来了”。曾获奖十数次,现供职于《四川文学》杂志社。

责任编辑
标签民族新闻    
0
民族新闻

土家族作家冉云飞《给你爱的人以自由》新书出版发行

时间:2020-03-20 15:28:59

来源:土家族文化网

作者:

                      作者:朱峰  信息来源:土家族文化网


《给你爱的人以自由》新书签售在北京万圣书园现场。  朱峰  摄影


作家冉云飞谈教育。  朱峰  摄影


嘉宾慕容雪村在现场。   朱峰  摄影


冉云飞在给参加书友会的小朋友现场签售。  朱峰   摄影

    127日下午2时半,土家才子冉云飞《给你爱的人以自由》新书签售在北京万圣书园举行。本次活动由腾讯《大家》栏目和万圣书园联合举办,来自冉云飞的书迷、粉丝、家长等50余名参加活动,著名的网络作家慕容雪村做为特邀嘉宾出席活动并与冉云飞就本书进行了探讨,冉云飞回答了书迷的提问,阐述了他对中国教育和孩子培养的看法。发布会结束后举行了新书签售。

    《给你爱的人以自由》作者自序:

当我们说爱自己孩子的时候,为人父母的我们真的知道自己在说什么吗?也许很多父母一生都没有想过这样的问题。你甚至会问,这问题重要么?我也没有唯一答案贡献给你捡便宜。但若是我们对心理学家大卫?埃尔凯特所说的话有所了解,也许你能发现一点自己的问题:“无论一个人的生活环境如何,当好父母,最基本的是要给孩子两样东西:根和翅膀”。

根是什么呢?就是真正的家庭之爱。什么是真正的家庭之爱?那就是父母给孩子快乐,无条件地接纳孩子。有人一看无条件接纳孩子,就皱眉头。无条件不是放弃了父母的教育之责了吗?这样的二元对立思维,已成为我们不少人的内在痼疾。养儿防老、光宗耀祖的育子观念,至今仍在中国相当盛行,这固然有制度和政府不作为的原因。但我们父母把育子当作投入与产出的生意经来念的想法,依旧很强旺。由于有这样的观念,我们的爱中就有很多逼迫、强加,到处充溢着不尊重、不平等,并以自己的经验来代替子女自身的选择。

换言之,不管子女出色与否,不管他是否“输”在起跑线上,我们都要爱他们,接纳他们。不能以势利的眼光来看待自己的儿女,养儿防老、光宗耀祖这样的家庭育子观念,到了必须抛弃的时刻。养老要靠良好的社会赡养系统的建立,为人父母者要在这方面努力,而不是打子女的主意,在养老上对他们加以强求。改善这样的家庭关系,我们的家庭之爱才会变得文明而正常。有文明而正常的家庭关系,我们对子女的爱,才不会掺杂那种不必要不得体的、强加与逼迫的私念。更进一步地说,有了良好的家庭之爱,孩子才真正有根的感觉。哪怕孩子历经千辛万苦,还是依然能体会和感受父母曾给他的大爱。那种内心无比柔软的爱,会内化为他骨血的一部分,生生不息,就像树之根深叶茂一样,很有安全感。

至于什么是翅膀,我想大家都非常清楚了。那就要给孩子以自由,尊重他的选择。这一点说来容易,做起来却远非易事。所谓说来容易,是很少有谁公然反对自由,但对自由的曲解在我们这里却有极其广袤的土壤。以为给孩子自由,就是叫他百事可为,没有比这对自由更粗鄙更污名化的说法了。具体到对待孩子的自由,那就是尽量尊重他们的选择,因为他是他自己,而不是其他任何人,没有谁能代替他自己面对复杂而多变的生活。他也用不着去复制谁的人生,哪怕是爱因斯担、华盛顿、马尔克斯的人生,也没有必要去当跟屁虫。容我说一句狠话,那就是不懂自由的父母,也无法懂得真正的爱。爱与自由,根与翅膀,有着千丝万缕的内在联系。

我们很多时候,把生活只当作是竞争,甚至把竞争当成是生活的全部。生活免不了竞争,但竞争只是我们生活的一部分。这就像你一生都要走路,但跑步甚至通过跑步争个输赢,与走路相比并不是常态。舍走路这样的生活常态,而把跑步争个输赢当成是生活的重心,甚至是一生追求的目标,其愚不可及,不证自明。但很多父母把出人头地、成为人上人当作自己教育子女的不二法门,认为只能如此才算“成功”。为什么不做个踏实的普通人,非得要去做“人上人”呢?在人上面,骑在人的头上,不平等待人,成王败寇的变态成功学在吾国有深厚的土壤。这样的人一辈子都不曾想起过作家王小波的话:一个人拥有此生是不够的,还要拥有诗意的世界。

人生在世,活一天少天,每个人都是向死而生,因此人生是一段走向死亡的旅程,我们必须坦然地面对这一切。但在走这一段旅程的过程中,有众多的风景与人物,值得我们一起共同走过这一段,我们的孩子就是我们最好的陪伴人。在这过程中,我们重新认识自己懵懂无知的童年,忆起自己曾得父母的关爱,我们在传递这古老而永不消亡的浓浓爱意。我深知在我们这个国家,教育问题特别多,与其站在岸边抱怨,不如我们一起来改变它。即便我们做不到改变教育本身,为人父母也应该从改变自己开始。改变世界很难,改变他人不易,改变自己却相对容易。如果你不想用自己的改变来作见证,单想改变别人包括自己的孩子,那多半就会变成一种不得体的强加和逼迫。在我看来,父母的身教胜过言传,知行合一,会在教育孩子的时候显示出它无穷的浸润力量。经常有人抱怨我是爱孩子的,可是他为什么不领情呢?我觉得除了爱的不得体强加和愿望转嫁外,记住心理学家弗罗姆怎么说,或许不无裨益:“最困难的一种爱,就是对我们自己孩子的爱,因为整个目的就是爱他们,以便他们可以离开我们,接管他们自己的生活,自由地选择他们的想法和行动。”

“给你爱的人以自由”这个书名是袭用著名经济学家茅于轼先生的成句,我非常喜欢其体现出来的湛深理念。自由本不是他人给的,而是人自己应该拥有的。但对于为人父母者来说,在子女心智和身体都不成熟的时候,对子女都应该有“给你爱的人以自由”的心态,尊重子女的选择,培养他独立的人格,才能学习成为一个好父母。再者,为人父母不只是让孩子吃饱穿暖,受良好的教育,而且不能把不自由的生活,不负责任传递给子女,这是对“给你爱的人以自由”更加积极意义上的深透理解。尽管“给你爱的人以自由”之路漫长遥远,但我们为人父母者却不能不做出自己的努力。

《给你爱的人以自由》是我十几年来关于教育的文章的不完全结集,小至自己孩子,大到国家教育制度,我都有一点自己的思考。没有我的女儿,不会损伤我对教育本质的深度理解,但却会缺少理解教育的感性和温度,因此我要感谢爱女给我纠错和重新认识自己的机会,有你陪伴我和妈妈走完余下的人生风景,真是人生大妙之事。本序写作时,相识才一年多的父亲正在重症监护室与病魔做艰苦之抗争。我期望他走过死亡的幽谷,获得重生。生命的美妙可以让我们承受的苦难和不如意的遭际,变得如此丰富多彩,所以我要感谢父母给我以生命。谨以此书献给命运多舛、墓有宿草的先慈,期待奇迹出现、获得重生的父亲。

(《给你爱的人以自由》,冉云飞著,中国发展出版社2013年2月版)

链接:

冉云飞,男,土家族,著名青年学者,作家,1965年生于重庆酉阳,八七年毕业于四川大学中文系。著有《尖锐的秋天:里尔克》(1997);《陷阱里的先锋:博尔赫斯》(1998);《阳光与玫瑰花的敌人》(1998);《手抄本的流亡》(1998);《从历史的偏旁进入成都》(1999);《庄子我说》(2001);《冉云飞诗歌选》(2004);《像唐诗一样生活》(2005)等书。主编《2004网络写作》(2005)、《2005网络写作》(2006)。其学术随笔《庄子使我上瘾的几个理由》,入选高中语文教材。 九十年代初,四川省文联领导曾将“学问流沙河,写戏魏明伦,做诗张新泉,文章冉云飞”并称为“川军四杰”;川中文坛宿儒流沙河则夸奖冉云飞“广猎深搜,旁通侧悟,完成了作家向学者的腾跳,飞起来了”。曾获奖十数次,现供职于《四川文学》杂志社。

责任编辑:

推荐阅读
相关文章
专题专栏
关于我们|网站介绍|管理团队|欢迎投稿|网站声明|联系我们|会员登录|
版权所有:北京瑞武陵峰文化发展中心 地址:北京市西城区如意里3号楼1单元151室
服务热线:15811366188 邮箱:649158369@qq.com
本网站部分资源来源于网络或书报杂志,版权归作者所有或者来源机构所有,如果涉及任何版权方面的问题,请与我们联系。
京ICP备13015328号-2 鄂ICP备08100481号-2
版权所有:《土家族文化网》北京瑞武陵峰文化发展中心